认主学

认主学0%

认主学 作者:
制作团队: 教义学
页: 1

认主学

作者: 阿卜杜拉•嘎西穆•穗 匿
制作团队:

页: 1
访问: 839
下载: 6

补充说明:

书籍内搜索
  • 开始
  • 前一个
  • 1 /
  • 下一个
  • 结束
  •  
  • 访问: 839 / 下载: 6
大小 大小 大小
认主学

认主学

作者:
中国的
认主学



New Page ١

作者资证

    一切赞颂,只归安拉。祝我们的先知穆罕默德和他的家属,以及他的门弟子们福安!

根据以下两位学者:

١ :法赫德国王《古兰经》印刷局秘书长。

٢ :印刷局学术事务处处长,阿里·纳赛尔·菲阁黑博士为谢赫·阿卜杜拉·嘎西穆·苏继元·穗匿所出据的证明

我同意发行由阿卜杜拉·嘎西穆·穗匿翻译成中文的,我的这本取名为《认主学》的书,并希望发行者敬畏安拉,对此译本进行仔细的编辑,以便使之以明白无误的面藐呈现给读者。

愿安拉给予我们大家方便,以履行他所喜悦的工作!

祝我们的先知穆罕默德和他的家属,以及他的门弟子们福安!

萨利哈·本· 扶扎尼·阿卜杜拉·扶扎尼亲笔

回历١٤٢٣/٥/١٣



一切赞颂只归清高的安拉,我们赞颂他,我们只求他援助,我们只向他忏悔。祝万圣之封印者——穆罕默德——福安。祝他的家属和圣门弟子们安宁。

认主学是伊斯兰教中最主要的一门学科,它关系到每一个男女穆斯林的信仰。换句话说,一个人是否是一个真正的伊斯兰人,就看他是否具备正确的信仰。

人生而就被赋予了“崇拜”这一天性,无论是谁,都摆脱不了这一先天就被赋予的属性。然而,遗憾的是,人在履行“崇拜”这一行为时,却自然不自然地走向了各种不应走的路,把本应最神圣的“崇拜”这一行为指向了树木、石头、偶像、水、火、日、月等。更有甚者,则搞起个人崇拜来,即让别人时时,事事都向他请求,以他个人为中心,把自己装扮成为一个万人之上的精神领袖。相反,有些人在情急之中,把自己的希望寄托给他自己认为该寄托的人或物。等等这些都是一种畸形的、脱离了“崇拜”所要求的正确目标的迷误之行为。籍此,人们忘记了造化自己,掌握自己命运的造物主。

自造物主造化人类以后,人类都在专一地履行对造物主“崇拜”的义务,只是在几个世纪后的努哈圣人时代,人们开始迷失了方向,开始了偶像崇拜,安拉便派遣了他的第一个使者努哈来引导人类重新回归安拉,重新履行对安拉的崇拜。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使者的逝世,人类开始走向时而拜安拉,时而拜偶像的怪圈之中,于是安拉便在人类走向歧途时,又派遣使者加以引导人类。至此,人类的历史就这样在光明与黑暗之中向前滚动。

认主学犹如人类历史发展中的灯塔。当人类的航船发现这一灯塔时,便在使者的引导下走向安全的信仰港湾,当这只船在这一港湾享受到正信的甘甜时,恶魔便唆使人类又使这只航船驶离这一港湾,重新走向黑暗的波涛之中。人类就这样年复一年,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地挣扎在光明与黑暗之中,徘徊在真理与邪恶之间……。

当清高的安拉派遣他的最后一位使者穆罕默德来掌握这只挣扎在黑暗波涛中的船舵时,这位使者最后一次把人类这只在黑暗波涛之中徘徊已久的巨轮复又驶向了正信这个安全的港湾之中。就在他握住船舵使劲摇转的一刹那间,有很多人又掉进了漆黑的波涛之中,挣扎在迷信的旋涡之中。而那些信任这只舵手的人们,紧紧地握住了正信的把柄,随着这位舵手一起平安地驶进了正信的港湾,而且在认主学这只灯塔的照耀下,在召唤着那些还在迷信的旋涡中挣扎的人们,希望他们有朝一日能重新游回正信的港湾,享受正信的甘甜。

认主学不是新生的,而是在清高的安拉创造人类之前就赋予人类的。在清高的安拉创造人类之前,安拉就问人类的灵魂:“我是谁?”人类齐声回答道:“你是我们的养主。”“你们拜谁?”人类回答到:“我们只拜你。”(此为圣训)在安拉造化人类以后,认主学始终是人类生活的主旋律。只不过在经一段时间后,人类就淡忘了这一信仰。

所以,认主学是每一个男女穆斯林人的必修课,而且应终身为这一主题而奋斗。只有很好的学习认主学的人,才能够具备一个正确的信仰。用正信武装起来的民族,才是一个坚不可摧的民族。

伊斯兰民族四分五裂的原因就是没有很好地去学习认主学。

也只有通过学习认主学而具备正信,伊斯兰民族才能够重新凝固在一起,重新走向繁荣和富强。

从《古兰经》和《圣训》之中吸取正信吧!像你们的前三辈最优秀的先民那样,紧密地团结在《古兰经》和《圣训》的周围。未来是属于伊斯兰的,因为她是造物主安拉的宗教,是他降给人间的最后一件使命。

祝我们的领袖穆圣福安!一切赞颂只归清高的安拉!

译后随笔,是为序。

阿卜杜拉•嘎西穆•穗 匿

٢٠٠٢-٤-٢١于饶丹斋

前言

奉至仁至慈的安拉之名

万赞归于安拉,养育众世界的主。祝他的忠诚的使者——我们的先知穆罕默德平安幸福!祝他的家下和全体圣门弟子们幸福平安!

这是一本认主学的专科书籍,取材精炼而丰富,主要素材取自一些伊玛目的著作,如谢赫•伊斯兰•伊本•台敏的著作,伊本•敢伊敏的著作,谢赫•伊斯兰•穆罕默德•本•阿卜杜勒•宛哈卜以及他的学生们的著作等。毫无疑问,伊斯兰的信仰知识是最基本的一门学科——在学习、教授和履行三方面都值得重视——,根据这一学科的要求所做的工作才能算为有效的、能够得到安拉接受的工作,这一工作才会对己有益。特别是在现在这个时代,我们处在一个各种潮流充斥的多元化的时代,有无神论者、有苏菲主义思潮、有出家修行者、有多神的坟墓崇拜主义者、有各种违背圣品的异端邪说,所有这些都是十分危险的思潮,穆斯林人必须要用建立在《古兰经》和《圣训》基础之上的,也就是用伊斯兰民族的前三辈所坚持的正确的信仰武器来武装自己,方可避免那些迷误思潮的侵扰,这就需要我们全面地重视对穆斯林儿女进行正确的信仰教育,从信仰之源泉中汲取营养。

愿安拉祝福我们的先知穆罕默德,祝福他的家下和圣门弟子们!

作者

第一章:畸形的人类生活—— 叛逆、否认、以物配主和伪信的历史一瞥

内容提要

第一节:畸形的人类生活

第二节:以物配主——定义和种类

第三节:叛逆——定义和种类

第四节:伪信——定义和种类

第五节:名词解释——蒙昧、堕落、迷误、叛逆——分类和仲裁

第一节:畸形的人类生活

安拉造化万物就是为了崇拜他,并为他们预备了使他们赖以生存的给养,清高的安拉说:【我造精灵和人类,只为要他们崇拜我。我不望他们的供养,我也不望他们的奉养。】播种者章٥٦——٥٧节。

就人的天赋而言,原本是承认安拉的受崇拜之独一性的,也是热爱安拉的,是乐于拜安拉、而不给安拉附加任何匹配的,但是,人类和精灵中的恶魔来诱惑他们,使他们迷恋于恶魔所设的陷阱,使他们深陷尔虞我诈之中。拜安拉独一的信仰与人的天赋原本是融为一体的,而以物配主则是后生的,是掺入其中的杂质。清高的安拉说:【你应当趋向正教,那是安拉赋予人的天性,安拉的造化是不容改变的。】罗马章٣٠节。

穆圣(愿安拉福安之)说:{每个人出生时都被赋予了天性,其双亲会使之成为犹太教徒,或基督教徒,或拜火教徒。}。然而,人类的根是扎在拜安拉独一的信仰之基础之上的。

宗教:就是指伊斯兰教,它自从人祖阿丹起始至今,经过了漫长的无数个世纪,清高的安拉说:【世人原本是一个民族,嗣后,他们信仰分歧,故,安拉派众先知做报喜者和警告者。】黄牛章٢١٣节。

第一次以物配主和背离正信的事件发生在努哈的民族之中,努哈是肩负使命的第一位使者,清高的安拉说:【我确已启示你,犹如我启示努哈和他之后的众先知一样。】

伊本•阿拔斯说:“在阿丹与努哈之间大约十个世纪的人们都在坚持伊斯兰教。”伊本•敢伊敏在他的《伊俄思莱海发》一书中说道:“这一说法是绝对正确的。”所以,伍斑耶对黄牛章中的一段天经是以第三人称来诵读的:【他们发生了分歧,故,安拉派遣了众使者。】

这一读法有安拉的另一段天经为证:【人类原本是一个民族,他们发生了分歧。】优努斯章١٩节。

伊本•敢伊敏(愿安拉仁慈之)说:这段话的含义是:之所以派遣众先知,是因为人类在自己原本的正教中发生了分歧。正如此后的阿拉伯人一样,他们原本是坚持伊布拉欣的宗教的,后来有个叫阿幕尔•本•利哈•合扎尔的人出现,他改变了伊布拉欣的宗教,把偶像引入阿拉伯大地,特别是黑扎兹。这些偶像受到了崇拜,而安拉被遗忘了,以物配主便在这片圣洁的土地上向四周蔓延,一直到安拉派遣他的先知——穆罕默德(愿安拉福安之)——为众先知的封印者。他号召人们去崇拜单独的安拉,去紧随伊布拉欣的正道。他为安拉而进行了不懈的圣战,直至恢复了拜安拉独一的信仰和伊布拉欣的正道。砸碎了偶像。安拉通过穆圣完美了这一宗教,并为世界成全了这一恩典。这一建立在穆圣(愿安拉福安之)路线之基础上的恩典,自这个民族出现的伊始,经历了数个世纪。也只是在后来的这几个世纪,愚昧才开始重新蔓延,各种外来宗教侵蚀这一正教,以物配主重新在这个民族之间抬头。这都是误导者和修筑坟墓所致。他们还美其名曰“是对圣贤们的尊重,”妄称这是“对他们的爱戴”。最后发展到在这些人的坟墓上修筑陵园。各种偶像崇拜就这样死灰复燃了。即:向这些东西祈祷、求援、宰牲、许愿等,他们妄称这是:把圣贤们作为通向安拉的中介,是对他们表现出的一种爱戴,而不是在拜他们。然而,他们忘了这是前代的以物配主者所说过的话。当时他们说:【…我们崇拜他们,只为他们能使我们接近安拉。】队伍章٣节。

尽管这一以物配主在古今都已发生,但绝大多数的人们还是归信“养育之独一性”的。然而,他们在崇拜中却进行了以物配主。正如清高的安拉所说:【他们的绝大多数只是在以物配主地归信安拉。】优素福章١٠٦节。

只有少数人不信仰养主的存在,例如,法老和当今的无神论者。他们对养主的否认要么出自骄傲自大,要么就是内心秘密的归信。正如清高的安拉所说:【他们内心承认那些迹象,但他们因不义和傲慢而否认它。】蚂蚁章١٤节。

他们的理智也承认,所有的被造物肯定都有造化者,所有存在的东西肯定会有一个创造者,这个秩序井然的宇宙肯定要有一个支配者、明哲者、全能者、彻知者,谁否认这一点,那他要么就是失去了理智的**,要么就是出自傲慢,从而使他丧失理智,愚弄自己,这是不言而喻的。

第二节:以物配主——定义和种类

A:定义:

以物配主是指:在安拉的养育之独一性和受崇拜之独一性中,给安拉制定一个同等的合作者,绝大部分以物配主发生在安拉的受崇拜之独一性之中,即在祈祷安拉的同时祈祷别物,或者把某一功修转向别物。这些功修有如:宰牲、许愿、畏惧、希望和热爱等。以物配主是最大的犯罪,这有如下几个原因:

١:在崇拜之范畴内,以造物主来比拟被造物,谁以物配主,谁就是这种比拟者。这便是最大的不义。清高的安拉说:【以物配主确是严重的不义】鲁格曼章١٣节。不义就是指物非所归。谁舍安拉而拜别物,那他就没有把这一崇拜放在应有的位置,而是舍去这一功修的接受者转向别物,这便是最大的不义。

٢:安拉指出,他不会饶恕未从这一罪恶中忏悔的人,清高的安拉说:【安拉不饶恕以物配主之罪,他要对他所意欲者饶恕比这差一等的罪过。】妇女章٤٨节。

٣:安拉指出,他已禁止乐园接纳以物配主者,因为以物配主者是永居火狱的,清高的安拉说:【谁以物配主,安拉必禁止谁入乐园,其归宿是火狱,不义者不会有援助者。】筵席章٧٢节。

٤:以物配主会作废一切功修。清高的安拉说:【如果他们以物配主,那他们曾经所作的工作必定化为乌有。】牲畜章٨٨节。清高的安拉又说【他已启示你和你之前的人;如果你以物配主,你的工作肯定会失效,你也定会成为亏折的人,】队伍章٦٥节。

٥:以物配主者的生命和财产都是无保障的。清高的安拉说:【你们在哪里发现以物配主者,就在那里杀戮他们,俘虏他们,围攻他们,在各个要隘侦候他们。】忏悔章٥节。先知说:{我奉命讨伐人类,直至他们说:只有安拉才是唯一应受拜的主,如果他们这样念了,那他们的生命和财产才会得到保障,但此前的既往不咎。}布•穆收录。

٦:以物配主是极大的犯罪。穆圣(愿安拉福安之)说:{啊!让我来告诉你们,什么是最大的犯罪。}我们说:“安拉的使者啊!请讲!”他说:{就是以物配主和虐待双亲…}布•穆收录。伊本•敢伊敏说:“清高的安拉告诉我们,造化人类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们去认识安拉的一切尊名和德性,只拜安拉,而不得以物配他。也就是为了让人们主持公正,这一公正是与天地共存的,正如清高的安拉所说:【我以种种明证派遣了我的众使者,并给他们降下了经典和天平,以让人类主持公正。】铁章٢٥节。”

清高的安拉描述到:他派遣了自己的众先知,并降下了他的一些经典,就是为了让人类主持公正,也就是正义。拜安拉独一的信仰就是最伟大的正义,是正义之首。而以物配主则是最大的不义,正如清高的安拉所说:【以物配主确是最大的不义。】鲁格曼章١٣节。

以物配主是最大的不义。拜安拉独一则是最大的正义,与这一正义不相容的便是最大的犯罪。也就是说,当以物配主之罪的程度达到与这一正义互不相容时,那就是最大的犯罪。安拉不会让这一以物配主者进入乐园,拜主独一的人可以讨伐之,剥夺他的财产和家下。那是因为他们把自己变成了被造物的奴隶,而放弃对安拉的崇拜的原因。安拉是绝不接受以物配主者的工作的,在复活日,也不接受为这种人的说情,更不会回应他的祈求和希望。所以,以物配主者是最愚蠢的人,是最不了解安拉的人,因为他把安拉所造的被造物指定为安拉的匹配,这就是极大的愚昧,也是极大的不义。然而,事实上,以物配主者迫害不了安拉,而只是自害其身。

٧:以物配主会减少和破坏清高安拉的纯洁性。谁给安拉指定匹配,那他就污染了安拉的洁净,这便是对安拉的极端敌视和反对。

B:以物配主的种类:以物配主分两大类;

第一类:脱离正道的以物配主之罪,这一种以物配主者一旦死亡而未加忏悔,就永居火狱。这一种类就是把某一功修舍去安拉而转向别物,如:舍去安拉而祈祷别物,为陵墓、精灵和恶魔宰牲和许愿,或者害怕死人、精灵和恶魔来伤及他,或担心使他生病等,从而围绕修建在坟上的陵墓而转,以希望解决自己的困难和需求,而事实上,只有安拉才是全能此事的主,清高的安拉说:【舍安拉外,他们崇拜那些对他们即无福又无祸的东西,他们说:“这些是在安拉那里替我们说情的。”】优努斯章١٨节。

第二类:最小的以物配主之罪,犯这一罪不至于脱离正道,但可以削弱信士们拜主独一的信仰。这也是导致最大以物配主发生的开端。这一类又分两部分:

١;表面的以物配主;即口头和行为之中无意地发生的以物配主之行为。口头的有如:舍安拉而以别物发誓,穆圣(愿安拉福安之)指出:{谁舍安拉而以别物发誓,那他已经否认和以物配主了。}《铁力米宰》收录,并定这段圣训为佳美。哈卡目定为正确。又如说;“安拉和你都意欲时”。当一个人对穆圣说;如果安拉和你意欲时,穆圣(愿安拉福安之)回答道:{难道你要把我作为安拉的匹配?你应该说:如果单独的安拉意欲时。}《奈撒仪》收录。又如:若不是安拉和某人…。而正确的说法是:如果安拉先意欲,然后某人愿意的话…。或说:如果不是安拉,然后是某人的话…。因为“然后”一词是排比虚词,而只能把人的意愿排列在安拉的意欲之后,正如清高的安拉所说:【你们不欲循规蹈矩,除非安拉——众世界的主——意欲的时候。】黯黮章٢٩节。

“和”这个虚词是表示联合、跟、与等意思,无任何的先后排列意义,例如有人说:我的心里只有你和安拉,又如,这是来自你和安拉的吉利等。

至于行为之中所发生的以物配主之形式有如:为了消灾而戴环子和线绳。又如戴护符以防毒眼病等。如果认为这样做会消灾或避祸,那就犯了最小的以物配主之罪,因为安拉未把这种行为定成某一消灾的因素。如果深信这些东西本身就能消灾和避祸,那就犯了最大的以物配主之罪,因为这一行为已经与别物紧紧地联系了起来。

٢:这一部分以物配主之罪,也就是隐蔽的以物配主之罪;这主要发生在人的意念和理念之中,如沽名钓誉等,即:有些人做善功是为了借此求近于安拉,但却希望得到人们的赞扬。又如:有些人乐于礼拜和施舍,为的就是让人来表扬他。还有些人经常口念赞词,或以优美的声音来诵读《古兰经》,为的就是得到某种名誉和人们对他的赞誉。沽名钓誉一旦与自己的工作相掺杂在一起,就会使这一工作丧失功效,清高的安拉说:【谁想希望见到自己的养主,就让他去做善功,而不要在崇拜自己的养主的同时举伴任何物。】山洞章١١٠节。

先知(愿安拉福安之)说:{我最担心你们的是最小的以物配主之罪。}人们问道:安拉的使者啊!最小的以物配主之罪是什么?穆圣(愿安拉福安之)说:{沽名钓誉}艾哈买德和推布拉宁等收录。伯俄威收录在《圣行注》一书中。这一最小的以物配主之罪还包括:为贪婪现世生活而工作。如:为了钱财而学宗教知识,或进行圣战。先知(愿安拉福安之)说:{那些金钱的奴隶多么的可悲啊!那些服饰的奴隶多么的可悲啊!他们一旦得到就高兴,一旦得不到,就恼羞成怒。}。《布哈里圣训集》收录。伊玛目伊本•敢伊敏(愿安拉喜悦之)说:“意念和理念之中的以物配主犹如无崖的大海。”你说说,谁能脱离这个大海呢?谁想舍去安拉而以自己的工作谋求别人的喜悦,或在他的理念中是为了求近于某一个人,或者是为了得到某一个人的回报,那他在自己的意念和理念之中已犯了以物配主之罪。忠诚就是指,在言行和理念中都得忠诚于安拉,这才是伊布拉欣的正统之道,即安拉命令所有的人遵循的正道。安拉只接受这一正道。这也正是伊斯兰的实质。正如清高的安拉所说:【谁舍安拉而另寻宗教,那是不被接受的,在后世他则是亏折的人。】仪姆兰的家属章٨٥节。这就是伊布拉欣的正统之路,谁放弃之,谁就是愚蠢的人。

            最大和最小以物配主之间的简要区别

١:犯最大的以物配主之罪会导致脱离伊斯兰之正道;最小的以物配主之罪则不至于脱离正道。

٢:犯最大的以物配主之罪者永居火狱;犯最小的以物配主之罪者一旦入火狱,不会永居其中。

٣:最大的以物配主之罪会丧失所有功修;最小的以物配主之罪则不会破坏所有的功修。如,沽名钓誉及其与之相掺的工作则会失效,但不会破坏别的功修。

٤:犯最大的以物配主之罪者的生命和财产无任何的保障;犯最小的以物配主之罪者的生命和财产则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第三节:叛逆——定义和种类

A:定义:

叛逆的文字解释是掩盖和遮蔽。其教法涵义是信仰的反义词,叛逆就是不归信安拉,不归信安拉的众使者。叛逆不一定非要达到否认的程度,只要对安拉委任众使者的使命产生怀疑,持反对态度,嫉妒,骄傲自大,或以自己的私欲行事,就是叛逆。一旦达到否认的程度,那就是最大的叛逆,因为否认者并非不信众使者的可靠性,而是因为产生了嫉妒才加以否认之。

B:种类——叛逆分两类:

第一类又分两种,即脱离正道的最大之叛逆,这一种有五个方面:

١:彻底否认式的叛逆。有天经为证:【假借安拉的名誉而造谣,或否认已降临的真理者,谁比他还不义呢?难道火狱里没有否认者的住处吗?】蜘蛛章٦٨节。

٢:内心承认,但因骄傲自大而拒绝接受。有天经为证:【当时我对众天神说:你们给阿丹叩头,他们都叩了头,唯易卜劣斯拒绝叩头,他骄傲自大,他原当是不信教者。】黄牛章٣٤节。

٣:怀疑性的叛逆,也就是歹猜性的叛逆。有天经为证:【他自负地走进自己的园圃,说:“我想这个园圃永不荒芜,我想复活时刻不会来临。即使我被召归主,我也能发现比这园圃更好的归宿。”他的朋友以辩驳的态度对他说:“你不信造物主吗?他造你,先用泥土,继用精液,然后使你变成一个完整的男子。但是,安拉是我的主,我不以任何物配我的主。”】山洞章٣٥——٣٨节。

٤:反对性的叛逆。有天经为证:【不信教的人们反对他们曾受警告的刑罚。】沙丘章٣节。

٥:伪信性的叛逆。有天经为证:【那是因为他们归信,然后又否认了,否认已被印在他们的心上,所以,他们不理解。】伪信士章٣节。

第二类:不会脱离正道的最小的叛逆;这是指行为方面的叛逆,也就是《古兰经》和《圣训》中定名为叛逆的一些犯罪行为,但不至于达到最大叛逆的程度。例如辜恩负义等,清高的安拉说:【安拉列举一独享安宁与太平的市镇为例,恩典从四方运来,但镇上的居民辜负了安拉的宏恩。】蜜蜂章١١٢节。

又如残害穆斯林人。穆圣(愿安拉福安之)指出:{骂穆斯林人是犯罪,杀穆斯林人是叛逆。}布•穆收录。

又如,舍安拉而以别物发誓。穆圣(愿安拉福安之)说:{谁舍安拉而以别物发誓,那他已叛逆和以物配主了。}铁力米宰收录。哈卡目定为正确。安拉把犯大罪的人也定为信士,清高的安拉说:【信教的人们啊!今以杀人者抵罪为你们的定制,】黄牛章١٧٨节。由此看来杀人者也是信士,也是应得抵罪权者的弟兄,安拉接着说:【如果尸亲有所宽赦,那末,一方应依例提出要求,一方应依礼给予赔偿。】黄牛章١٧٨节。当然我们所说的弟兄无疑是教门中的弟兄。这也有清高安拉的话为证;【当有两伙信士互相残杀时,你们当在两者之间调解。】寝室章٩节。【信士们都是弟兄,故,你们当在你们的弟兄之间调解。】寝室章١٠节。(摘自《推哈威经注》)

最大和最小叛逆之间的简要区别

١:最大之叛逆会使人脱离正道,作废功修;最小之叛逆不至于使人脱离正道,也不会作废功修,但根据其程度会减少功修,致使犯这一错误者面临警告。

٢:最大的叛逆者永居火狱;犯最小之叛逆者一旦入火狱,也不会永居其中,或许安拉一旦饶恕其罪,他就不会进入火狱。

٣:最大的叛逆者的生命和财产得不到保障,犯最小之叛逆之罪者的生命和财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٤:犯最大叛逆之罪者和信士们之间要有明显的界限,信士不得对这种人表现出亲近,尽管是最亲的近亲,也不得与之同流合污。而犯最小之叛逆之罪者,信士们应该径渭分明地对待,根据他的信仰之程度而喜爱之,根据他所犯之过错的程度而讨厌之。

第四节:伪信——定义及种类

A:伪信的教法涵义是:表面显现出伊斯兰的信仰,而内心存有叛逆和罪恶,以伪信来命名,是因为伪信者朝三暮四。鉴于此,清高的安拉提醒人们:【伪信者就是放肆者,】忏悔章٦٧节。也就是脱离了教规的人。安拉把伪信者定为比不信教的人更坏的人,他说:【伪信者必堕入火狱的最下层。】妇女章١٤٥节。清高的安拉又说:【伪信者得确想欺骗安拉,他将以他们的欺骗回报他们。】妇女章١٤٢节。又说:【他们想欺骗安拉和信士们,然而,他们只欺骗了自身,他们却不觉得。他们的心里有病,安拉给他们加重了这种病,他们将因他们的欺骗而遭受严厉的刑罚。】黄牛章٩——١٠节。

B:伪信的种类——伪信分两类;

第一类:信仰方面的伪信,即最大的伪信,也就是说伪信者表面显现出伊斯兰的信仰,而内心却在否认之。这类伪信会彻底脱离伊斯兰教,这一伪信者处在火狱的最下层,安拉以最恶劣的属性来描述了这种伪信者,如,用“叛教”、“无正信”、“嘲弄伊斯兰”、“嘲弄信奉伊斯兰的人”、“完全地倒向伊斯兰的敌人一边”、“与伊斯兰的敌人同流合污”等来描述伪信者。这种伪信者在任何时代都存在,特别是在伊斯兰的威力日盛,而他们无法公开对抗时更是如此。这时他们表面上皈信伊斯兰教,而秘密的地下进行反伊斯兰,反穆斯林的阴谋诡计。为了能同穆斯林们共同生活下去,也为了保护他们的生命和财产,他们才表现出归信安拉、归信安拉的众天神、众使者和末日来,而事实上他们是披着羊皮的狼,是真正的骗子。伪信者根本上就不归信安拉。安拉按人类的语言差圣降经,就是为了让使者们凭安拉的意志而引导人类,给人类提醒安拉的惩罚,以让人类畏惧之。安拉确已戳穿了这些伪信者的假面具,在《古兰经》中揭露了他们的秘密,安拉为自己的仆民解明了伪信者们的所有特征,以让他们警惕之。安拉在黄牛章中把人类划分为三种,这三种人分别是信士、不信教者和伪信士。 他用前四段天经描述了信士,用两段天经描述了不信教者,而用十三段天经描述了伪信士们。这是因为他们的人数众多,面孔多变的原因。也是因为他们极力破坏伊斯兰和伊斯兰民族的原因。伊斯兰因这些伪信士的存在而遭受的灾难是十分严重的,因为他们把自己隶属于伊斯兰,认为他们是同情伊斯兰的,而实际上他们是披着伊斯兰外衣的、真正的伊斯兰的敌人,他们的骨子里都透出对伊斯兰的仇视。愚人才会认为这种人是有知识的改良者。其实他们是愚昧透顶、反动透顶的人。(摘自伊本•敢伊敏的《伪信者的特征》一书)

这类伪信分六种:

١:否认安拉的使者穆圣(愿安拉福安之)。

٢:否认穆圣(愿安拉福安之)所带来的部分使命。

٣:讨厌穆圣(愿安拉福安之)。

٤:讨厌穆圣(愿安拉福安之)所带来的部分使命。

٥:阴谋削弱穆圣(愿安拉福安之)的宗教。

٦:不支持穆圣(愿安拉福安之)的宗教。

第二类:行为方面的伪信:这一伪信是指,心里存有信仰,但所做的一些工作是伪信士的工作。这一伪信不至于脱离正道,但它却是走向脱离正道的开端。这种人即有正信,又有伪信,一旦这种伪信与日俱增,那他最终就会演变成为纯粹的伪信士,其证据是,穆圣(愿安拉福安之)说:{有四件事,谁陷入其中,谁就是彻底的伪信士,若陷入其中的某一种,那他就只具备某一种伪信,直至放弃方可清白。即:当有人托办某事时,他便背信弃义;谈话时撒谎;结约后爽约;与人辩论时信口开河。}。布•穆公决。

谁具备了这四种习性,那他就成了犯罪之渊薮,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伪信士。谁若只具备了其中的某一种,那他只具备了一种伪信之恶习。往往有些人同时具备善恶的习性,也同时具备正信、叛逆和伪信的习性。那这种人就应受赏与罚的回报。这就要根据他所具备的某一习性的多少而论。善与恶和其赏与罚是成正比的。例如,因为懒惰而不去清真寺同众礼拜也是伪信的一种习性。因此,伪信是极其危险的,圣门弟子们都怕陷进去。伊本•伍班耶•买勒开说:“我了解三十几位圣们弟子,他们都十分担心自身染上伪信的习性。

最大和最小的伪信之间的区别

١:最大的伪信会使人脱离正信,最小的伪信不至于使人脱离正信。

٢:最大的伪信隐蔽和公开交错的表现在信仰之中,最小之伪信隐蔽和公开交错的表现在行为方面,而非信仰。

٣:最大的伪信不会在真正的信士们身旁发生,最小的伪信有时在信士们身旁发生。

٤:最大的伪信者一般情况下不会悔改,假若悔改,也不一定会得到安拉的饶恕,相反,最小的伪信者一旦忏悔,安拉就会饶恕。谢赫•伊斯兰•伊本•台敏说:“信士往往会遇到某一伪信恶习的侵扰,但安拉会饶恕之,有时在他的心上会烙上这种伪信的印记,但安拉会替他消除之,。信士会受到恶魔以及使人致息的叛逆之诱惑的考验。圣门弟子们曾对穆圣(愿安拉福安之)诉苦:安拉的使者啊!有时候我们中有人发现自己心里滋生一中难以启齿的东西。穆圣(愿安拉福安之)说:{这正是正信的坦白}。在另一个传述中有:有一种很难出口的东西。穆圣(愿安拉福安之)指出:{万赞归于安拉,是他使之识破了这一教唆。}艾哈买德和穆斯林收录。也就是说识破了这种十分讨厌的教唆,从而保护住了纯洁的心灵,这正是正信的表白。

就最大的伪信者而言,安拉是这样描述他们的:【他们是聋子、是哑子、是瞎子,故,他们不回头。】黄牛章١٨节。就是说他们从内心就不愿意回归伊斯兰。清高的安拉还描述到:【难道他们不知道吗?他们每年受一两次考验,但总是不悔改,也不觉悟。】忏悔章١٢٦节。

谢赫•伊斯兰•伊本•台敏说:“就伪信的表面忏悔是否被接受一事,学者们有不同的主张,因为有些人经常表现出伊斯兰的信仰,但事实上谁也不清楚。”(清参阅《教法总集》第٢٨、٤٣٤、٤٣٥条。)

第五节:名词解释——蒙昧、堕落、迷误、叛教——分类及仲裁

١:蒙昧

这是伊斯兰之前的阿拉伯人所处的时代。即,不了解安拉,不了解安拉的众使者,不了解伊斯兰教法的时代。是一个以血缘、门第比高低,邪恶和骄傲横行的时代。这些都归咎于愚昧,也就是说蒙昧就是无知识,即不去追求知识。谢赫•伊斯兰•伊本•台敏说:“不了解真理的人只是一般的无知者,如果知道是真理而逆真理而行,那就是彻头彻尾的愚昧者。”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不难理解,穆圣(愿安拉福安之)在为圣之前的人们都处在蒙昧的时代之中,他们的言行无一不是愚昧的。同样,所有与众使者所负的使命相悖的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无一不是愚昧的。这就是蒙昧的总体概念。至于在穆圣(愿安拉福安之)为圣后的时代,或许在某一个地区,(例如在异教徒的国度)或某一个人(例如在其归信伊斯兰之前)仍旧处在蒙昧阶段,或许在某一个伊斯兰地区也是如此。然而,就笼统的时间概念而言,自穆圣(愿安拉福安之)为圣后就再无蒙昧时代之说。只要穆圣(愿安拉福安之)的民族之中有一伙人在坚持真理,直到末日,蒙昧时代就再不复存在。但局部性的蒙昧仍会在一些穆斯林地区的多数人中发生。正如穆圣所说:{我的民族中有四种人的行为仍旧是蒙昧时代的。}《穆斯林圣训集》收录。穆圣(愿安拉福安之)曾对艾布•赞惹说:{你这个人仍旧带有蒙昧式的习性。}两大圣训实录收录。

中心思想:“蒙昧”一词源于愚昧,也就是无知。它分两个部分:

(١)总体的蒙昧时代;是指穆圣(愿安拉福安之)为圣前的时代。

(٢)特殊的蒙昧时代;这一时代还在有些国家和地区的某些人群中存在。由此来看,认为当代蒙昧蔓延的观点是完全错误的。例如有些人说:‘这个蒙昧的世纪’等类似的言论都是不正确的。正确的说法应该是:‘这个世纪的一些蒙昧主义者’,或者,‘这个世纪的觉大多数的蒙昧主义者’。因为笼统地把某一个世纪称之为蒙昧时代是错误的,是不许这样描述的,因为自穆圣(愿安拉福安之)为圣后,总体的蒙昧时代已经结束。

٢:堕落:

堕落的字意就是变坏。其教法术语是:放弃了对安拉的顺从。它包括总体的堕落,例如:称不信教者为“堕落者”。也有局部的变坏,例如:称那些犯大罪的穆斯林为“堕落者”,也就是“变坏者”。

堕落分两层意思,一层是指脱离正道的堕落,那就是叛教,把这一种不信教者称为“堕落者”。安拉是这样描述易卜劣斯的,他说:【易卜劣斯已堕落,而放弃了他的主的命令。】山洞章٥٠节。天经中所指的这一堕落是叛逆,清高的安拉说:【那些堕落的人,他们的归宿是火狱。】叩头章٢٠节。这也是指不信教者,有下面的天经为证:【每当他们要想出逃,都被拦回去,有声音对他们说:“你们尝试以前你们所否认的火刑吧!】叩头章٢٠节。另一层意思是:把一些犯罪的穆斯林称为“堕落者”,但他们的堕落不至于使他们脱离伊斯兰教,清高的安拉说:【凡在这几个月内决计朝觐的人,在朝觐中当戒除谣传、恶言和争辩。】黄牛章١٩٧节。学者们在解释这个“恶言”时,指的就是犯错误。

٣:迷误:

迷误:是指迷失了正道,它的反义词就是“正道”。清高的安拉说:【谁遵循了正道,那是有益他自身的。谁迷失了正道,那他的迷误也只能伤他本身。】夜行章١٥节。

迷误这个词分以下几层意思:

(١)有时称叛逆为迷误;清高的安拉说:【谁否认安拉、否认安拉的众天神、安拉的一切经典、安拉的一切使者,否认末日,那他确已在深深的迷误之中。】妇女章١٣٦节。

(٢)有时称以物配主者为迷误;清高的安拉说:【谁以物配主,谁已深陷迷误之中。】妇女章١١٦节。

(٣)有时称未达到叛逆程度的违抗为迷误;如:迷误的派系等,也就是违抗者。

(٤)有时称犯错误为迷误;如穆萨所说:【他说:“我当时干了此事,我是失误的”。】众诗人章٢٠节。

(٥)有时称忘记为迷误;清高的安拉说:【这个女人遗忘的时候,那个女人可以提醒她。】黄牛章٢٨٢节。

(٦)有时把“迷误”这个词用作“丢失”和“缺席”。如:丢失的骆驼等。

٤:叛教——种类及仲裁:

叛教的文字解释就是退出,清高的安拉说:【你们不可败北……。】筵席章٢١节。就是说:你们不要倒退。叛教的教法术语就是指:在归信了伊斯兰之后又否认了这一宗教,清高的安拉说:【你们中谁背叛正教,至死还不信教,谁的善功在今世和后世完全无效,这等人,是火狱的居民,他们将永居其中。】黄牛章٢١٧节。

叛教的种类:叛教按所犯的与伊斯兰教相敌对之事物的程度而论,这些与伊斯兰相矛盾的事物很多,归纳起来有以下四种:

(١)言论方面的叛教;如骂安拉或安拉的使者,或骂某一位天神和某一位使者,或自称知幽玄、未卜先知、或去相信这种人的言论,或者在只有安拉所能及的事物中,舍安拉而向别物祈祷,求援助或求祐等。

(٢)行为方面的叛教;如为那些偶像、树、石头和坟墓等叩头和宰牲,把《古兰经》放在不卫生的地方,从事、学习和教授魔术工作,舍去安拉降下的法典而以人为的法律进行仲裁,且认为这种人为的法律才是行之有效的。

(٣)信仰方面的叛教;如:认为安拉有同伴,认为奸淫、饮酒和高利贷是合法的,或认为面包是非法的,拜功不是主命等,这种把公认的合法与非法之事物颠倒的作法,都属信仰方面的叛教,不得有丝毫的忽视。

(٤)对上述所有事项持怀疑态度也是叛教的行为,如怀疑以物配主、奸淫和饮酒的非法性,怀疑面包的合法性,怀疑穆圣的使命,或其他先知们的使命,或怀疑穆圣的忠诚,怀疑伊斯兰教,或怀疑伊斯兰对当今时代的作用等。

在确定叛教之后对叛教进行依次的仲裁

(١)让叛教者忏悔;如果他悔改,在叛教之后的三日内重新回归伊斯兰者,则可既往不咎。

(٢)如果拒绝悔改,就当杀之;有穆圣(愿安拉福安之)的指示为证:{谁背叛了自己的伊斯兰信仰,你们就当杀之。}《布哈里圣训集》和艾布•达吴德收录。

(٣)在要求其悔改期间,冻结其财产,如果重新归信,就当归还其财产,否则,在杀之之后,或死于叛教,其财产归银行所有。

还有人主张,在其叛教期间,就可以把其财产用于穆斯林的公益事业。

(٤)割断其与近亲之间的一切继承关系;他不得继承,也不得被继承。

(٥)如果他死于叛教,或因叛教而被杀,就不得进行洗礼和殡礼(指:穆斯林人在死后要用水洗全身,称为洗礼。洗完后,活着的人就以礼拜的形式站着为亡者祈祷,称之为殡礼——译者注。),不得埋在穆斯林人的墓地,而只能埋在异教徒的墓地,或随便埋在任何一个地方,就是不得埋在穆斯林的墓地。

第二章:与认主学相矛盾或破坏 认主学的言行

本章内容提要

第一节、妄称知幽玄、对着手掌和杯子口中念念有词、以星占卜等。

第二节、魔术、看相和占卜。

第三节、在一些圣地和陵园献祭物、还愿和设记念物。

第四节、对敬仰雕塑和记念碑的仲裁。

第五节、对嘲笑伊斯兰教,蔑视伊斯兰的尊严的仲裁。

第六节、对舍安拉所降之教法而仲裁者的判决。

第七节、对妄称自己有制定教法、制定合法与非法之权利者的仲裁。

第八节、对创立反伊斯兰的路线和蒙昧式的党派之仲裁。

第九节、物质生活观。

第十节、关于用护符和祷文治病。

第十一节、对舍安拉而以被造物发誓、求中介和求援的仲裁。

第一节: 妄称知幽玄、对着手掌和杯子口中 念念有词、以星占卜等

幽玄就是指人无法知道的未来的和过去的一些事情,或未曾见到的一些事物,知幽玄是安拉的特权,清高的安拉说:【你说:“除安拉外,天地间的任何生命都不知幽玄。”】蚂蚁章٦٥节。只有单独清高的安拉才知幽玄。为了某一哲理或利益,安拉可以让他的某些使者了解一点幽玄之事。清高的安拉说:【他是全知幽玄的主,他不让任何人窥见他的幽玄,除非他所喜悦的使者。】精灵章٢٦——٢٧节。就是说,只有安拉所选拔的肩负使命的使者方可知道一点幽玄,安拉为使者显现出他所欲显现的一点幽玄,以让其证明自己负有安拉所赐给他的奇迹,这一特恩的接受者有天使和人类中的使者,以让他们以此作为一种有限的证据,别人是无法得到这一特恩的。谁妄称自己可以通过某一途径了解幽玄(当然安拉所喜的使者除外),那他就是地道的骗子和不信教者,无论他是通过对手掌和杯子的念词,还是观相、占卜、占星术等,都是不可能知幽玄的。有的只是那些魔术师和骗子们从过去的或不曾有的事物中所得的传说。就某些病因而言,他们会说是某某人给你做了某某事,因此你生了病,这是一种利用精灵和恶魔的方法,他们给人一种错觉,好像他们是通过某一工作得知这一幽玄的,其实,这些都是骗人的鬼把戏。谢赫•伊斯兰•本•台敏说:“观相术是这样的,他们与恶魔有某种联系,从而得到恶魔所偷听到的一些秘密的东西,他们便以假乱真。”他又指出:“这些魔术师当中有与恶魔一起过夜的,食恶魔所给的糖果,这些东西他未曾有过。他们中还有人通过精灵飞往麦加禁城的,或去耶路撒冷或别的地方的。”

有时他们的消息是通过占星所得,通过天体的变化来断定地上要发生的事件,如:刮风和下雨的时间,物价的变化等,他们妄称是通过星宿的运行和聚散而得知这一幽玄的。他们还说,某人与某一星座者结婚,会得到某种东西,某人在某一星辰时出外旅行,对他有某种好处等,生于某一星座的人会得到某一幸运、或厄运,例如,在有些报刊杂志上刊登的围绕星座而虚构的东西,即所谓的运气等。

有些无知者和信仰薄弱的人去到那些占星家们那里,向他们讨教未来的生活,将要在他身旁发生什么?讨教自己的婚姻等。谁妄称自己知幽玄,或相信某些人的类似的妄论,那他就是不信教的以物配主者,因为他的这一妄论示意着要参与到安拉的特权之中去。所有的星宿都是被制服的被造物,它无任何的权利,也不会证明什么是厄运,什么是幸运,更不能证明生与死。他们所妄称的只是恶魔偷听来的谎言。

第二节:魔术、看相和占卜

所有这些都是恶魔的工作,是严禁的,它会使人丧失正信,因为这都是以物配主之事。

١、魔术:也就是隐蔽和巧妙的一种行为。

之所以叫魔术,是因为这是一种用肉眼察觉不到的、用隐蔽的方法所做的一种行为,其中有使用咒语的,有自言自语的,有用工具和施放烟火的方法作为道具的等。魔术有它真的面具,可以影响人的心身,从而使人生病,还可杀人越货,离间夫妻,还可以影响到人的前定(当然这是凭安拉的意志的)。魔术是恶魔的行为,所以这一行为只能通过以物配主和与卑劣的灵魂合做的方法才可达到预期的目的,因此,魔术是与以物配主密切相关的。先知(愿安拉福安之)说:{你们当远离七种罪恶,}人们问是什么,他说:{以物配主,魔术……}布•穆收录。魔术之所以成为以物配主的范畴,有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方面:利用恶魔;与恶魔建立某种关系,投其所好,从而让恶魔来服务于魔术师。魔术是恶魔的授意,清高的安拉说:【但恶魔否认了,他们给人教授魔术。】黄牛章١٠٢节。

第二方面:妄称知幽玄,企图与安拉比高低;这便是叛教和迷误,清高的安拉说:【他们确已知道谁购取魔术,谁在后世绝无福分。】黄牛章١٠٢节。也就是说再无应得的福利。如果达到这一程度,毫无疑问这就是叛教和以物配主,是与正信格格不入的,必须要消灭这一行为的始作佣者,正如一些大圣门弟子们讨伐魔术师一般。每当有人去向魔术师讨教魔术时,他们会把这称为一种所谓的“艺术”而自豪,他们给魔术师们发奖鼓励,举办各种讲座、庆典和竞赛来发杨魔术,成千上万的追星族和支持者们都来参加这种活动,这就是对教门的无知和对信仰的不负责任,从而助长他们去以魔术为一种娱乐活动。

٢、看相和占卜:

两者都是妄称知幽玄,了解各种玄妙的事物,如,将要在大地上发生什么,将会得到什么,遗失物在何处等,这都是在利用恶魔,而这些消息是恶魔从天上偷听而来的,清高的安拉说:【我告诉你们,恶魔们附在谁的身上,好吗?恶魔们附在每一个造谣的罪人身上。他们侧耳细听,他们大半是说谎的。】众诗人章٢٢١——٢٢٣节。也就是说,恶魔偷听天神们的谈话,然后把偷听到的消息传给占卜者们,占卜者们再通过这些消息编造出一百个谎言来,人们便通过那些从天上被偷听来的消息而相信占卜者们。而事实上,只有单独的安拉才是彻知幽玄的。谁通过占卜和看相妄称知幽玄,或去相信占卜者的谎言,那他就在安拉的特权中给安拉指定了匹配。占卜离不开以物配主,因为这是投恶魔之所好的一种行为。就参与到安拉的知识而言,这是一种参与到养育之独一性的配主行为;就舍安拉而去拜别物而言,这是一种参入受崇拜之独一性的配主行为。艾布•胡热勒(愿安拉喜悦之)自穆圣(愿安拉福安之)处传来的圣训,穆圣说:{谁去访占卜者,并相信他的妄论,那他已否认了降示给穆罕默德的经典。}艾布•达吴德收录。

必须警惕的是,魔术师和占卜看相者都在玩弄人们的信仰,他们都以给人治病的医生的面目出现,他们命人舍去安拉而为别物宰牲——如宰某种羊或某种鸡就能够治疗某一种病等——。或以护符的形式写些以物配主的言词让病人戴在脖子上,或放在病人的箱子和家里。还有一些这类骗子以另一种面目出现,妄称能告诉幽玄之事,知道丢失物在何处,这是因为有些无知者在丢失东西后,就去找这些骗子们求问,他们便通过恶魔中的同党来告诉这些无知者,或把东西找回来。还有一些骗子以所谓“物历”的面目出现,妄称有某些特异的功能,例如穿过烈火而不烧身,用铁器打自己的身体,或卧在车轮下不至于伤身,等等这些都是迷惑人的魔术,其真正的始作拥者则是恶魔,其目的就是为了通过这些人来造谣惑众,制造事端。这些魔术有时是一种虚无的幻影,给人的视觉造成一种幻觉,例如法老用绳子所表演的就是这类魔术。谢赫•伊斯兰在他驳斥艾哈买德耶派的魔术时是这样描述的:“他们的长老高叫到:我们有如此这般的特异情况,他在妄称自己有某种特异的功能,如火等,他们把这些特异的功能归咎于自己的所谓‘开拉买提’(奇迹)。” 谢赫•伊斯兰接着指出:“我便愤怒地高声说道:我要告诉世界各地的艾哈买德耶派,他们所做的这些把戏我也可做到,正如你们这一派人所做的一样,让我们一起来试一试,我们先用醋和热水把身体浸泡一下,然后进入火中,谁若烧死在火中,谁就是咎由自取者,他就罪有应得。这时一些部落的头人和人们都问我,我说:他们在与火接触时用一种水,他们在这种水里放些青蛙油、椰子皮和滑石,人们都笑了。这时他们的长老显得成竹在胸地说道:我们俩在用火药涂身后比赛。我回答道:行。你先做。我不断地催促他,他才开始脱起衣服来,我对他说,你先别脱衣服,先用热水和醋洗一下,他便显出了忧虑,因为这违背了他们的常规。这时他说:谁喜欢他们的艾米尔(执政者),谁就去拿一块木板或一捆柴来。我回答道,不用,这是在拖延时间和分散人们的注意力,篝火在燃烧,我们俩都把各自的手指洗一下,然后同时放入燃烧的火中,谁的手指被烧,那谁就该死,谁就是失败者。当我说完这话,他立刻就改变了主意,他彻底的失望了。”(请参阅《教法总集》一书)这就是对那些骗子们最好的揭露,他们都在用大同小异的方法欺骗世人。

第三节:在一些圣地和陵园处献祭物、 许愿、还愿和设立记念物

先知已堵塞了各种可能导致以物配主的渠道,并做了极限的警告。在这些警告中就有坟墓问题,并使之成为制定预防这一犯罪的标识,以免出现崇拜和过分尊敬死人的事件发生。其主要表现在:

١:先知警告人们不要过分去尊敬先哲和清廉者们,因为过分地尊敬他们会导致对他们的崇拜。穆圣(愿安拉福安之)说:{你们不得过分,你们之前的人就因为过分而灭亡了。}艾哈买德、铁力米宰和伊本•马哲等收录。他又说:{你们不要像基督徒过分尊敬麦尔彦之子那样尊敬我,我只是个仆人,你们应称呼我:安拉的仆人和安拉的使者。}《布哈里圣训集》收录。

٢:穆圣(愿安拉福安之)警告人们不要修筑坟墓,艾布• 海呀吉•艾斯顶耶说:“阿利•本•艾布•塔利卜(愿安拉喜悦之)对我说:‘让我来告诉你一些安拉的使者曾告诉我的事,他说:{只要你发现有一个雕塑,你就捣毁之;只要有一个坟墓被拜,你就应当推平之。}’。”《穆斯林圣训集》收录。穆圣(愿安拉福安之)还严禁用灰泥粉饰和修筑坟墓,贾比尔的传述(愿安拉喜悦之),他说:“安拉的使者(愿安拉福安之)严禁用灰泥饰坟,严禁坐在坟上,严禁修筑坟墓。”《穆斯林圣训集》收录。

٣:穆圣(愿安拉福安之)警告人们不要在坟地礼拜。阿伊舍(愿安拉喜悦之)的传述,她说:“安拉的使者把他的一件大衣盖在他的脸上,当他感到闷热时,就揭去大衣,他不断地这样做,就在这种情况下,他还念念不忘地说:{那些犹太人和基督徒真该死,他们把自己先知们的坟墓作为礼拜地。}他让人们提防犹太人和基督徒的行为,若不是这样,他的坟墓肯定是最豪华的,但他担心的就是怕人们作为礼拜寺,。”布•穆公决。穆圣(愿安拉福安之)说:{啊!注意!你们之前的人把他们先知们的坟墓作为礼拜寺。啊!注意!你们可千万别把坟墓作为礼拜的场所,我确已禁止你们了。}《穆斯林圣训集》收录。把坟墓作为礼拜的场所就是指在坟地礼拜,即便不在坟地修礼拜寺,在那里礼拜同样是严禁的,有关严禁在坟地修礼拜寺的圣训,就是指不得以任何形式在坟墓礼拜,例如穆圣(愿安拉福安之)说:{大地为我而被转成礼拜地和清洁的。}布•穆收录。如果在坟地修筑礼拜寺,那就更严重了。

绝大多数人都在违犯这些禁令,他们对穆圣(愿安拉福安之)的警告置若罔闻,从而深陷最大的以物配主之罪中。他们在坟墓修礼拜寺、陵园,设立专门的场地和旅游点,进行各种最大的以物配主的活动,例如,为坟墓献牲,向坟中的死人祈祷和求援,为坟墓还愿等。伊本•敢伊敏(愿安拉仁慈之)说:“如果有人把安拉的使者(愿安拉福安之)就探望坟墓所作的圣行以及有关的命令和禁令,还有圣门弟子们所作的有关这方面的行为,与当今的人们所做的行为相比较,两者根本就不可相溶。”

安拉的使者(愿安拉福安之)禁止在坟地礼拜,而这些人就是要在坟地礼拜。穆圣(愿安拉福安之)禁止把坟墓作为礼拜寺,而这些人就是要在坟地修礼拜寺,并称之为殉教者的陵墓,来与安拉的清真寺试比高低。穆圣(愿安拉福安之)禁止在坟上点灯火,而他们就是要在坟上点常明灯。穆圣(愿安拉福安之)禁止在坟墓制定节日,而这些人就是要在坟墓制定一定的节日和仪式,犹如庆祝正式节日一般,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而穆圣(愿安拉福安之)曾命令(根据《穆斯林圣训集》的记载)要把坟墓夷为平地,圣训的原文如下:艾布•海呀吉•艾斯顶耶说:“阿利•本•艾布•塔利卜(愿安拉喜悦之)对我说:‘让我来告诉你安拉的使者(愿安拉福安之)曾告诉我的一些事,他曾对我说:{只要你发现有一个雕塑,你就捣毁之;只要有一个坟墓被拜,你就应当推平之。}’。”《穆斯林圣训集》收录。在《穆斯林圣训集》中还有一段传自赛玛麦•本•舒菲耶的圣训,他说:“我们曾同费塔勒•本•欧伯德在罗马的布尔第斯市,我们的一位同伴去世了,费塔勒命令把其坟墓抛平,然后说:‘我听见安拉的使者(愿安拉福安之)命令把坟墓抛平。’”而今的人们完全地违背了上述的这两段圣训,他们把坟墓修筑的像房子一般,并在上面修上圆顶.纵观安拉的使者(愿安拉福安之)就探望坟墓的禁令和所规定的合法行为,再看看这些人们自定的行为及其目的,再把两者结合起来加以比较,你看两者之间的差距是多么的大。毫无疑问,他们深陷这些丑恶的行为而不能自拔。先知(愿安拉福安之)所规定的有关探望坟墓的圣行,仅仅是为了让人们回想末日,从而很好地为自己祈祷,显出仁爱之情,向安拉忏悔和求饶,最终使探望者变成一个对己对亡人都有益的人。而当今的以物配主者们完全地把事情颠倒了过来,完全违背了教门。他们通过探望坟墓而以物配主,向死人祈祷,求死人来为他们纳福避祸,求死人帮助他们去对付敌人等。最终,他们变成了对己对亡人都不利的恶棍,他们丧失了安拉为他们规定的吉利,那就是向安拉祈祷,求怜悯和饶恕。(请参阅《依俄塞土莱海发》一书第一册٢١٤、٢١٥、٢١٧页。)

由此可以看出,为那些所谓的圣陵许愿和宰牲是最大的以物配主之罪,究其根源,就是违背了先知的指导,即违背了先知(愿安拉福安之)就坟墓而应注意的事项的指示,也就是不得修坟墓,不得把坟地作为礼拜寺等禁令。因为,一旦把坟墓修成圆顶式的建筑,一旦在坟地修筑礼拜寺,或把坟墓作为某种圣陵,无知的人们就会认为埋在坟中的死人会给他们纳福避祸,会认为死人能支持求援者,能够解除患难者的痛苦。由此,那些无知的人们便给这些埋在坟墓中的死人许愿和献牲,最终舍去安拉而使坟中的死人成为被拜的偶像。先知(愿安拉福安之)说:{主啊!求你不要使我的坟墓成为被拜的东西。}马立克和艾哈买德收录。穆圣(愿安拉福安之)这样祈祷的原因是因为拜坟墓的事件将在别的地方发生,而非他的坟墓,所以,发生在众多伊斯兰国度的这一行为已经验证了此事。至于穆圣(愿安拉福安之)的坟墓,那是因他本人的祈祷而被保护了起来,如果说在穆圣(愿安拉福安之)的寺内也发生了类似的事件,那只是极少数无知者和迷信者所为,但事实上,这些人是无法接近先知(愿安拉福安之)的坟墓的,因为他的坟墓在他自己的家里,而不在圣寺的范围内,他家的四周被墙隔离了起来。正如著名的学者伊本•敢伊敏在他的《牢宁耶》一书中所说:

他求养育众世界的主应答他的祈祷

他使之三面环壁而与圣寺不为一体。

第四节:对敬仰雕塑和记念碑的仲裁

雕塑是指:把人或动物,或其它有灵魂的东西按其原形进行雕刻而成的一种塑像,而记念碑则是用某种旗帜和石头做成的,用以记念某一位领导和伟人的东西,上面同样雕有这些人的像。先知(愿安拉福安之)警告人们不要摄取有灵魂的动物的像,特别是那些伟人的像,如学者们、国王们、修士们、领导人和执政者的像,无论这些像画在扁上、纸上、墙上或衣服上,还是通过现代化的摄影工具所摄取的,或通过雕刻和按塑像的方式修建的像,等等这些都是非法的。先知还禁止在墙上或其它地方挂像和塑像,这就包括记念碑在内,因为这是走向以物配主的开端。在人类中发生的第一次以物配主就是画像和雕像引起的。当时在努哈圣人的民族中有些贤良之士,当这些人死后,人们感到无限的悲伤,恶魔便唆使人们在死去的贤良之士们曾坐过的地方树起了雕像,并按他们各自的名字命名,当时他们这样作了,但还未达到崇拜的地步。当这些树碑者死去后,人们便淡忘了一切,进而加以崇拜这些雕像。(此故事由《布哈里圣训集》收录)。当安拉派遣他的使者努哈后,努哈便奉命禁止曾因那些雕像而发生的以物配主行为,而他的民族拒不接受他的召唤,继续崇拜那些已被转化成偶像的雕塑,【他们说:“你们绝不要放弃你们的众神明,你们绝不要放弃旺德、素瓦尔、叶巫斯、叶欧格、奈斯尔。”】努哈章٢٣节。这些都是已死去的贤良者们的名字,后来被雕刻成了用以记念和被尊敬的塑像。请看,由于这些记念碑的原因,事情转化成了以物配主的行为,转化到了反对安拉的众使者的地步,从而导致洪水来消灭了他们,在安拉那里,在世人的眼里,他们都成了可恶的人。由此可见摄像和雕塑的危害性,鉴于此,先知诅咒了那些摄像者,并告诉我们,摄像者在后世是遭受火刑最严厉的人。先知曾命令消除一切画像,指出,天仙不会进入有画像的家。等等这些都是因为画像的破坏性,和对伊斯兰民族的信仰所产生的危险性。在大地上产生的第一次以物配主就是因为画像。所以,无论设在故居、广场、还是在公园里的各种有形体的塑像都是教法所禁止的。因为这是导致以物配主和破坏信仰的开端。如果说当今的不信教者在这样做,那是因为他们无信仰可守,而对于穆斯林来说,就不得效仿他们的作法,更不可与他们同流合污,而是应该保护自己的信仰,这一信仰是穆斯林人的力量和幸福之源泉。

第五节: 对嘲笑、蔑视伊斯兰之尊严的仲裁

嘲笑伊斯兰就等于背离伊斯兰,就是完全地脱离伊斯兰。清高的安拉说:【你说:“难道你们嘲笑安拉及其迹象和使者吗?”你们不要托辞;你们在信教之后确已不信了。】忏悔章٦٥——٦٦节。

这段天经证明嘲笑安拉就是叛教,嘲笑安拉的使者也是叛教,嘲笑安拉的迹象还是叛教。谁若嘲笑这三者之一,就等于在嘲笑全部。这段天经下降的历史背景,就是因为嘲笑使者(愿安拉福安之)和圣门弟子的事件已经在当时的伪信者当中发生,所以,发生对上述事件的嘲笑已是避免不了的。有些人认为拜独一的安拉是件小事,而把向死人祈祷看成重中之重。当他们受命拜独一的安拉,不得以物配主时,他们也认为是件小事。正如清高的安拉所说:【当他们看见你的时候,只把你当做笑柄,说:“难道这就是安拉派遣的使者吗?要不是我们坚持着崇拜我们的神灵,那么,他几乎使我们偏离他们了。”】准则章٤١——٤٢节。当安拉的使者禁止他们去以物配主时,他们则嘲笑使者,当众先知们号召他们去拜独一的安拉时,那些以物配主者们就开始诽谤他们,用愚昧、迷误和疯子等字眼来描述他们,那是因为在那些以物配主者的心目中只有“崇高的以物配主”。因此,当有人进行以物配主的宣传时,你会发现那些类似前代以物配主者的人们,也会嘲笑,这正是因为他的心里有以物配主之行为的原因,清高的安拉说:【人们中有这样一些人,他们舍去安拉而采取偶像,他们喜爱偶像犹如喜爱安拉一般。】黄牛章١٦٥节。

谁若喜爱某一被造物,犹如喜爱安拉一般,那他就是以物配主者,我们必须要把“为安拉而喜”和“同安拉而喜”区别开来。你会发现那些把坟墓作为偶像而拜的人们,始终在嘲笑拜安拉独一的信仰,在嘲笑对安拉的崇拜,他们舍安拉而把别物崇奉为说情者,他们可以随便发伪誓,就是不敢以他们的所谓“谢赫”发伪誓。有很多的团体认为,在“老人家”的坟墓旁或别人的坟墓旁向“老人家”求助,比午夜后在清真寺内向安拉祈祷还灵验,进而嘲笑改邪归正走向拜安拉独一的人。还有很多人拆毁了清真寺,修起了所谓的烈士陵园。这些行为只能是对安拉、对安拉的经典、对安拉的使者的一种嘲弄,是对以物配主的一种崇敬,这些大都发生在当今的崇拜坟墓者身旁。

这一嘲笑分两种:

其一,明目张胆地嘲笑;正如针对这些嘲笑者所降下的天经所描述的。他们这样嘲笑:我们没有见过比这些颂经者更能吃、更能骗人和胆怯的人了,等等。又如他们中有人这样说:你们的这个宗教是第五个宗教。又有人说:你们的宗教是最愚昧的。还有些人,当他们看见命人弃恶向善者过来,便会嘲笑地说:你们看,有教门的人过来了。等等这些都是对有教门者的一种嘲笑。类似这样的嘲笑远比《古兰经》所描述的那种嘲笑还多。

其二,不公开的嘲笑;这一嘲笑犹如无岸的海洋,如挤眉弄眼、吐舌头、努嘴巴、在有人念《古兰经》和《圣训》时,或有人在命人戒恶向善时,在他们的后边指手划脚等。还有如有人说:伊斯兰不适合二十一世纪;而只适合中世纪;伊斯兰是反动而落后的;伊斯兰在执法时是残忍而野蛮的;伊斯兰虐待妇女;剥夺妇女的权利;制定了多妻和休妻制度等。他们还妄称,用人为的法律进行仲裁,对人们来说要比用伊斯兰的法律仲裁更好。谁号召人们去拜单独的安拉,号召人们去放弃对坟墓的崇拜,他们就把谁称之为极端主义者,或说,此人要分裂穆斯林的团体,此人是‘宛哈并耶’,是第五个‘买子海本’。类似这些言论都是对教们的谩骂,对有教们的人的诽谤,对正信的嘲弄。无能为力,只凭安拉。他们还嘲笑那些坚持某一圣行的人,蔑视地对他说:教门并不在留头发上。他们还嘲笑那些留长胡子的人们。这些厚颜无耻的言行多么的荒诞。

第六节: 对舍安拉所降之教法 而另行仲裁者的判决

归信清高的安拉、只崇拜安拉、服从安拉的仲裁、喜欢安拉的教法、回归《古兰》和《圣训》等,是在发生诸如言论、原则、诉讼、血案、财产和权利方面的纠纷时,进行仲裁所依赖的原则。所以,安拉只是仲裁者,仲裁也只属安拉。法官们必须只按安拉所降的法律来进行仲裁。当事人也只能去谋求安拉在他所下降的经典中的法律,和安拉的使者的圣训中所来到的法律进行仲裁。清高的安拉说:【安拉确已命令你们把寄托物交给应收的人,当你们在人们中间进行仲裁时,应本公正而仲裁。】妇女章٥٨节。安拉是这样描述当事人的:【信教的人们!你们当顺从安拉,你们当顺从使者,和你们中主持事务者,当你们因某事而发生争论时,你们当把它归安拉和使者,如果你们归信安拉和使者的话,那便是最好和最美的解释。】妇女章٥٩节。紧接着安拉明确指出,正信和那些舍去安拉而另谋求的仲裁是水火不相容的,清高的安拉说:【难道你未发现,那些自称归信给你所降的,和你之前所降的经典的人们,他们谋求恶魔的仲裁,而他们是受命来否认恶魔的。恶魔则使他们陷入遥远的迷误之中。】妇女章٦٥节。从这一段天经一直往下看,到最后安拉说:【不,指你的主发誓,他们并未归信,直到他们因自己的争吵而让你仲裁,之后又因你的仲裁而无怨无悔,彻底服从。】妇女章٦٥节。 清高的安拉以发誓的形式断然地否决了那些人的信仰,就是说,那些未向安拉的使者谋求仲裁,不佩服使者的仲裁者,他们是与正信无缘的。安拉进一步断定了那些不以安拉所降的法典进行仲裁者的叛逆、不义和其破坏性,清高的安拉说:【不以安拉所降之经典进行仲裁者,那些人他们是叛逆者。】筵席章٤٤节。又说:【不以安拉所降之经典进行仲裁者,那些人他们是不义者。】筵席章٤٥节。又说:【不以安拉所降之经典进行仲裁者 ,那些人他们是破坏者。】筵席章٤٧节。

学者们在寻求证据的过程中发生的所有的分歧,都必须以安拉降示的经典作为准绳,谋求安拉的仲裁,我们只接受以《古兰经》和《圣训》为证据的仲裁,而不得固步自封,抱守自己的派系(买子海本),也不得偏向某一位伊玛目。在个人问题中是如此,在任何刑事诉讼案和权利中更是如此,正如在某些伊斯兰国家所存在的那样。伊斯兰是不可分割的,清高的安拉说:【信教的人们!你们当全体地归顺。】黄牛章٢٠٨节。清高的安拉又说:【难道你们归信一部分经典,而否认另一部分吗?】黄牛章٨٥节。

同样,那些遵循‘买自海本’的人也必须把他们的伊玛目的话用《古兰经》和《圣训》来衡量,如果符合《古兰》和《圣训》,就可以执行之,如果与《古兰》和《圣训》相矛盾,就应放弃他们的话,而不得固步自封和保持偏见。特别是在信仰问题中,四大伊玛目都是这样嘱咐后人的。这才是他们全体的路线,谁若放弃这一点,那就称不上是跟伊玛目的人,尽管他自己表榜自己,也不会是事实。那他就应该是安拉在以下的经文中所描述的人之一:【他们舍去安拉而把他们的博士、僧侣和麦尔彦只子麦西哈当作主宰。】忏悔章٣١节。这段天经不仅针对基督徒,而且针对所有具备类似之行为的人。所以,谁违背安拉和他的使者的命令,放弃安拉所降示的经典,以别的东西在人们中间进行仲裁,或为了达到自己的私欲和目的而偏离仲裁,那他已脱去了伊斯兰和正信的外衣,尽管他自称为是信士。因为清高的安拉不接受和否认他们的这一妄称,在安拉的话中有一个词是“他们妄称”,这个词就是对他们的信仰的全盘否决。“妄称”这个词通常用在那些言行不一致的人上。紧接着清高的安拉用下面的一句天经肯定了他们的妄称:【他们受到的命令是否认恶魔。】妇女章٦٠节。因为否认恶魔是认主学的基石之一,这有黄牛章中的第٢٥٦节天经为证,谁不去否认恶魔,谁就不是拜主独一者。拜主独一是所有功修赖以成功的正信之基础,无正信,任何功修都会化为泡影,清高的安拉在解释这一点时是这样说的:【谁否认了恶魔而坚信安拉,那他已握住了牢不可破的把柄】黄牛章٢٥٦节。那是因为向恶魔谋求仲裁是对恶魔的承认。(请参阅《费特哈买吉德》)

否定那些舍去安拉的经典而另谋仲裁者的信仰进一步证明;用安拉的法律进行仲裁才是正信,才是信仰,才是对安拉的崇拜。所以,每个穆斯林都必须信这一点。用安拉的教法进行仲裁并不仅仅意味着对个人有好处,或能带来安宁,有些人往往只侧重于某一个方面,而忽视另一个方面,对于那些利用安拉的法律为个人利益服务,而不是以对安拉的崇拜为出发点的人,安拉进行了严厉的谴责,清高的安拉说:【当他们被召归于安拉及其使者,以便他为他们而判决的时候,他们中的一伙人忽然规避。如果他们有理,他们就贴服地来见他。】光明章٤٩——٥٠节。他们只重视自己所好的。与他们的私利相违的,他们一概不接受,因为他们向使者谋求仲裁,并非以对安拉的崇拜为出发点。

对于舍安拉所降示的经典而另行仲裁者的判决

清高的安拉说:【不以安拉所降示的经典进行仲裁者,那些人是不信教者。】筵席章٤٤节。这段尊贵的天经指出,舍去安拉所降示的经典而另行仲裁就是叛逆,这一叛逆有时会演变成脱离正教的最大之叛逆,有时也只会演变成不至于脱离正教的最小的叛逆,这要视仲裁者的仲裁程度而言。如果仲裁者认为,用安拉所降示的经典进行仲裁没有必要,而他有自主权,或轻视安拉的仲裁,认为别人的法律和制度比安拉的仲裁更好,安拉的仲裁不适合时代了,或舍去安拉的法律而以人为的法律进行仲裁,以取悦不信教者和伪信士,这些就都是最大的叛逆。如果仲裁者认为,必须要用安拉所降示的经典来仲裁,他也知道这一事实,也承认放弃《古兰》和《圣训》进行仲裁会受惩罚,但却故意偏离了这一仲裁,那他就只是个犯罪者,对这种人只能称之为犯了最小的叛逆之罪者。如果仲裁者尽管其法律知识渊博,但在通过努力后,还是在未了解安拉的法律的情况下进行了仲裁,那他只能被认为是一个犯错误的法官,对于他的努力,他会得到回赐,他的错误会得到原谅。(请参阅《推哈威经注》)。这是就特殊案件而言的。至于一般案件则有所区别。如果仲裁者是一位有教门的人,但他不以知识进行仲裁,那他就是火狱的居民。如果仲裁者是一位学者,但他的仲裁有别于自己所理解的真理,那他也是火狱的居民。如果仲裁者放弃公正和知识,那他就更应该入火狱。这都是就民事案件而言的。至于在穆斯林宗教事务中,如果仲裁者把真理变成虚伪,把虚伪变成真理,把圣行定为异端,把异端定为圣行;把善定为恶,把恶定为善;把安拉和使者的命令定为禁令,把安拉和使者的禁令定为命令,那这就是另一种说法,养育众世界的安拉要对这种人进行审判。安拉是众使者的主,是掌握报应日的主,自始至终的一切赞颂只归于他,他说:【仲裁只归安拉,你们都被召回于他。】故事章٨٨节。又说:【他以真理和真教派遣他的使者,以让他全面地宣扬这一真教,安拉的见证足矣。】胜利章٢٨节。

毫无疑问,认为不必用安拉所降示的经典进行仲裁者就是不信教者。谁认为可以不用安拉所降示的法律,而应按个人的主张在人们中间仲裁,那他已叛教了。任何一个民族都在命人主持公正。按他们中上层阶级的观点来讲,在他们的宗教中可能有某种公正存在,然而,有很多隶属于伊斯兰的人也在按他们各自的、无任何证据的习俗进行仲裁,按他们的先民遗留下来的习惯来仲裁,因为这些先民曾是他们的酋长,故,他们认为必须按这种传统来仲裁,而不是按《古兰》和《圣训》,这就是叛逆。有很多人皈依了伊斯兰教,但他们却只按流行的、恶魔命令他们的习俗来进行仲裁。这些人,他们知道只能按安拉所降示的经典来仲裁,但他们还是要坚持自己的习俗,甚至舍去安拉的经典,而把别的仲裁合法化。所以,这些人就是彻底的不信教者,(请参阅《圣训之路》一书)。谢赫•穆罕默德•伊布拉欣说:“如果有人承认自己违抗了安拉,承认安拉的仲裁是真理,而他舍去安拉的仲裁另寻仲裁,那也只能发生一半次。如果谁有次序,有目的地另制定法律,那他已叛教了,尽管他说:我们错了,教法最公正。这种叛逆是脱离正道的。”他把不会重犯的偶尔的错误仲裁和作为所有仲裁而制定的人为的法典之间做了区别,他论定后者是纯粹脱离正道的叛逆,因为谁把教法用人为的法律取而代之,这就证明他认为人为的法律要比教法更好,更有效,这毫不含糊是脱离正道的,是丧失正信的最大的叛逆。

第七节: 对妄称自己有制定教法、制定合法 与非法之权利者的仲裁

制定仆人在自己的功修、社交和其它事务中,以及为解决他们之间的分歧与争端所赖以为据的法律,是清高的安拉的权利,他是人类的养主,是万物的造化者:【啊!万物和万事只归他,多福哉,安拉!养育众世界的主。】高处章٥٤节。安拉最知道什么是对他的仆人有益的,故为他们定为合法,就凭他对仆人的养育之恩,他为他们制定了用以仲裁的法律,也正因为仆人只能去拜他的规定,仆人就应该接受他的一切法律,——因为这一法律中的利益归根结底是属于仆人的——。清高的安拉说:【如果你们就某事而发生分歧,你们就交付安拉和使者,如果你们归信安拉和末日的话,那便是最好,最美的解释。】妇女章٥٩节。清高的安拉又说:【你们所发生分歧的事,其仲裁只归安拉,那是安拉——我的养主。】协商章١٠节。清高的安拉还谴责了那些舍去安拉而让人制定法律的行为,他说:【难道他们有许多的配主,曾为他们制定安拉所未许可的宗教吗?……】协商章٢٧节。

谁舍安拉的教法而接受别的人为的法律和制度,那他已举伴了安拉。只要是安拉和使者未加规定的任何功修都是异端。凡是异端就是迷误。穆圣说:【谁在我们的事务中新生了一件事,那是不被接受的。】布•穆收录。在另一个传述系统中有:【谁做了一件无我的命令的工作,那就是不被接受的。】《穆斯林圣训集》收录。无论在政治方面,还是在人们中间进行仲裁时,只要所用的方法不是安拉和他的使者所规定的法律,那就是恶魔的仲裁,是蒙昧式的仲裁。清高的安拉说:【难道他们要谋求蒙昧式的仲裁,对于坚信的民族,有谁比安拉的仲裁更好呢?】筵席章٥٠节。同样,制定合法与非法都是安拉的权利,容不得任何人介入其中,清高的安拉说:【你们不要吃未颂安拉的尊名而宰的,那确是污秽的。恶魔确要唆使他们的同党与你们争论,如果你们顺从他们,你们定会成为以物配主者。】牲畜章١٢١节。

谁顺着恶魔及其同党,把安拉所规定为非法之事物转变成合法,清高的安拉把这种对恶魔及其同党的顺从定为对安拉的匹配行为。同样,谁顺着当政者和学者,把安拉定为合法的变成非法,又把非法转变成合法,那他已舍去了安拉,而把这些人当作了主宰,清高的安拉说:【他们舍去安拉而把他们的博士、僧侣和麦尔彦之子麦西哈作为主宰,而他们所受的命令只是去拜单独的安拉,只有他才是唯一应该受到崇拜的主宰,对于他们的匹配,安拉是清高无染的。】忏悔章٣١节。《铁力米宰圣训集》收录到这样一段圣训;先知(愿安拉福安之)给吾德•本•哈替穆•塔埃(愿安拉喜悦之)念了这段天经,吾德说:“安拉的使者啊!我们并没有拜他们。”穆圣(愿安拉福安之)说:{他们把安拉定为非法的变成了合法,你们也随之认为是合法的,他们把安拉定为合法的变成了非法,你们也定为非法。难道这不是事实吗?}吾德说:“是的。”先知(愿安拉福安之)说:{那就是对他们的崇拜}。《铁力米宰圣训集》和伊本•哲勒热等收录。舍去安拉,而顺着当政者和学者随意地制定合法与非法之制度,就等于对他们的崇拜,就是以物配主者,是最大的以物配主之行为,会使人丧失拜安拉独一的信仰。拜安拉独一之信仰,只能建立在“只有安拉才是唯一受拜的主”这一作证言的基础之上。这一作证言也进一步证明,制定合法与非法之权利是清高安拉的权利。如果说,在制定有违安拉的教法的合法与非法之事物中,不得顺从学者们和有教们的人(尽管这些学者很有学问和教门,但在他们的努力中还是会犯错误,如果他们尽了力而犯了错,那他们自己还是会得到安拉的回赐的。)那么,怎么可以去顺从那些人为的法律的制定者呢?那些人为的法律是异教徒和无神论的产物,他们把这些虚伪的产物引入穆斯林的国度,在穆斯林之间用这种虚伪的法律进行仲裁。——无能为力,只凭安拉。

这就是舍安拉而把异教徒作为主宰的真面目——让异教徒制定法律,让异教徒把非法转变成为合法,让异教徒在穆斯林之间仲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