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教认一论

伊斯兰教认一论0%

伊斯兰教认一论 作者:
制作团队: 教义学
页: 1

伊斯兰教认一论

作者: 马新三
制作团队:

页: 1
访问: 978
下载: 7

补充说明:

书籍内搜索
  • 开始
  • 前一个
  • 1 /
  • 下一个
  • 结束
  •  
  • 访问: 978 / 下载: 7
大小 大小 大小
伊斯兰教认一论

伊斯兰教认一论

作者:
中国的
伊斯兰教认一论



New Page ١

前言

本书是讲解伊斯兰教义和部分宗教常识的读物。《伊斯兰教认一论》是一九九O年至一九九二年我在云南省伊斯兰教高级研究班的讲座稿,曾印过小册子,二o o二年《开拓》第一期至二o o三年第二期连载了这篇文章。文章讲述伊斯兰教信仰(伊玛尼)的核心问题——认主独一,同时论及其他五大信仰,即信天经、信天神、信先知、信后世、信前定。《清真劝善录》是我将编写的《卧尔兹选辑》部分内容择要编辑而成,内容讲述伊斯兰教宗教常识,围绕《古兰经》精义作浅近的讲解,以此劝善戒恶。《卧尔兹选辑》二o o二年临夏穆斯林文化服务中心出版,《劝善录》也曾出过小册子。

现在我将《劝善录》篇次略作调整,每篇增加小标题,列出目录,与《认一论》再次刊出,希望有助于教亲更好地了解伊斯兰教教义,明白穆斯林的信仰与职责,以及对安拉、对社会、对群体、对人生应尽的义务,热爱祖国,热爱伊斯兰教,促进社会文明进步,安定团结。

马新三 二٠ ٠三年九月



马新三阿訇,经名伊里亚斯,现年九十三岁。阿訇虽然近来体弱多病,但还在为教门、教育的发展尽心竭力,献计献策,贡献着自己的余力。更值得各位读者学习的是他那坚强的毅力,可佳的精神,实在难能可贵,在耄耋之年,边执教,边坚持笔耕。

阿訇年高识广,曾在云南各地任过教,总结一生丰富之教学经验,在百忙之中抽空翻译过好多经堂学校采用之教材,给学生的学习提供了不少方便,其高尚的品质和顽强的毅力实在令人叹服和钦佩。此前阿訇编写过一本《卧尔兹选辑》,本书在《选辑》的基础上编写而成,但相互并无重复,读后相信会使你受益匪浅。

此书语言简洁流畅,词句通俗易懂,具有一定的感染力的号召力。《古兰经》说“你应凭智慧和善言而劝化人遵循正道。"(١٦:١٢٥)又说:“你们中当有一个‘稳麦’导人于至善,并劝善戒恶,这等人,确是成功的。”(٣:١٠٤)

本书引用不少《古兰经》、圣训,阐明教义教理.包括认主、教法、后世、人伦道德、穆斯林的修养和生恬方式等.阐析了经训之奥妙,善与恶、是与非之分辨。篇幅虽少,但启发较大,特别是对有文化素质的青年学习参考作用更太。祈求安拉默助编者和通读此书者,使他们信仰坚定,走上光明的大道。(阿敏)

马宝元 ٢٠٠٢年斋月于古城中阿学校

导言

认识造物主是摆在人类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为了阐明这一课题,真主曾派遣过历代圣人,降示经典。通过启示,安拉把正确的认主方式教导给我们,因此我们在认识真主和信仰真主方面要坚持启示的教导,不得抛开经训,偏离经训的教导。

在经训中有三个词概括了认主学的基本原则:

一、“鲁布毕耶”即真主的创造性,换言之在信仰和认识真主方面,我们首先要充分运用真主赋予我们的理智,观察和参悟安拉所创造的森罗万象,从而增强我们对真主的实有、全能等部分属:生的认识;

二、“乌鲁西耶”即真主的被崇拜性,那就是我们要认清怎样做才能达到对他的崇拜,他 喜爱我们的行为是什么,憎恨的又是什么,他怎毕安排我们的命运等;

三、“德性和美名”,这是我们必须清楚的,而且我们只能从他的启示中获导,因为我们只有清楚安拉的德性,才能更好的崇拜他,与他倾诉,向他祈祷,最后取得他的喜悦,得到两世幸福。

我省著名大阿訇马新三,终生从事伊斯兰教育事业,他治学严谨,尤其对认主学有更深的研究,曾编写和翻译过这方面不少文章和书籍。他的“认一论"的演讲稿相继被《开I拓》杂志转载,受到读者的一致好评。为了能使更多的教亲有幸读到这一著述,阿訇将“认一论”与去年刊行的“劝善录”一并刊出,希望读者能从中受到教益。

王利奎 ٢٠٠٣年٩月

伊斯兰教认一论

奉至仁至慈的安拉之名,一切赞颂全归安拉,全世界的养主。

认主学是一门理论最深、最高贵的学问。它研究的是伊斯兰教信仰的最根本问题——认主独一。它是伊斯兰教一切学科的基础。认主学的立论,是根据断然的确凿证据,这些证据便是《古兰经》和“圣训”的明文。离开了认主学,我们的信仰就会模糊不清,难以保持坚定性,甚至误人歧途。正因为认主学十分重要,所以穆圣对圣门子弟说:“以掌握你们的主宰看来,我把最优美、最清净、品位最高,对于你们比使用金银财宝施济,比和敌人相遇而杀敌立功,或比杀身成仁还高贵的功课告诉你们,你们知晓吗?"圣门弟们说:“主的使者啊,请您告诉我们吧!" 穆圣说:“这就是认识真主,记念真主。" (大贤艾布胡.勒传述)这段圣训说明认主学的尊贵和重要性。认主学的宗旨,便是指示人们获得今生和后世的幸福,指引人们获得真诚和全美的信仰。

(一)认主学的产生

穆圣在世时,无论大小问题的发生,圣门弟子们都向穆圣请教,所以宗教的一切学科都未出现。圣门弟子亲受穆圣的嫡传,再传弟子离穆圣的时间不远,他们对宗教知识非常精通,对伊斯兰教的真精神有彻底的认识,所以他们的信仰非常坚定。兼之他们的思想比较统一,因此,在这个时期没有认主学和其它宗教理论的编撰,从根本上说,也不需要编撰这些理论。

直到阿巴斯王朝时代,众穆斯林离穆圣的时代渐远,对认主学的知识,不像先贤们那样精通、透彻。随着新问题的不断发生,穆斯林之间的分歧也越来越大,以至信仰方面也发生了许多问题,甚至一部分人已倾向异端邪说。与此同时,希腊哲学也输入伊斯兰国家,希腊哲学的主张与伊斯兰教的原理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由于发生了这种情况,伊斯兰教的学者们,为了维护教胞的信仰,掀起了“阐述伊斯兰哲理"的热潮。他们将伊斯兰教的原理与希腊哲学的主张加以比较和分析,用辩证的方法进行讨论,让一般教胞能够从中辨别是非曲直,而信仰上不致发生动摇。这样,“伊斯兰认主学"出现了,并居其它学科的首位。这就是认主学产生的大概原因。

(二)认主学的名称

A 、认主学的第一个名称是信仰基础。称这一学科为“信仰基础”,是因为这门学科确定了伊斯兰教的宇宙观与人生观,讲解伊斯兰教的信仰之根本,其内容是极其关键的原则问题。

B、第二个名称是“克俩姆”,其意为言谈。这有几种理由:

١、认主学家将认主学分为若干章,每章的开端都说“这章的言语是讨论某些问题”。

٢、《古兰经》是否是真主的言语,这个问题是认主学中争执最核心最激烈的问题。以致一部分占优势者杀害了许多学者,因他们不承认《古兰经》为所造物。

٣、精通认主学的人,讨论其它宗教问题,强迫对方承认某种理论时,能以言语制胜,犹如精通理论的学者,善于讨论哲学一样。

٤、我们所学的一切学科都是籍言语教与学的,认主学是这些学科中的第一学科,所以称之“克俩姆”。后来“克俩姆”成了认主学的专名,不用作其他学科的名称,以免混淆。

٥、认主学的成就,全赖双方的讨论与辩驳,其他学科可籍思考和博览而成就。

٦、认主学的证据是最坚强的,好象认主学才是“话”,其他的学科似乎不象“话"。正如我们对两句话中最坚强的话说“这才是话”。

٧、认主学争辩最多,而辩驳时急需言语。

٨、认主学的依据是断然的证据,那些证据,大都以古兰和圣训的明文为依据。所以感人最深,故称为“克俩姆”。它是从“克来姆”门中变来的,而“克来姆”的本义是创伤,意思是认主学之深入人心如创伤之深入筋骨。

C、认主学的又一名称是认一论,因为认主学的主要宗旨是讨论、讲解真主的实在,真主的独一和真主的其他德性。

(三)认主学的派别及其代表人物

认主学主要分为两大派:正统派和分离派。两派之间在许多根本问题上都有分歧,两派都有许多著名的学者,著书立说,宣传各自的主张,阐明各自的观点。

正统派根据经典的明文,断然的证据和准确的推理来驳斥分离派的主张。分离派则大胆地思考,研究经训的明文,对经训的明文大胆地加以解释。他们常常引用希腊哲学的观点,充实其认主学的主张,想以此求得认主学的完善。分离派因一些著名学者的观点不同,也发生分歧,因此,产生了许多支派,其中有的过激,甚至步入迷途。

正统派和分离派是伊斯兰教认主学中的两大派,各有很大一部分穆斯林遵从其主张。拥护和支持正统派的较多,各穆斯林国家都有;分离派也有不少人遵从其主张。

正统派中著名的人物是艾布.哈桑.艾施尔里。伊历第四世纪初,艾施尔里派出现于伊拉克。艾氏原来是分离派的一位学者,曾力助分离派宣传其教义。后来在一疑难问题上驳倒了老师,此后,他开始宣传正统派的学说。他扩大研究认主学的许多问题,著了若干书籍驳斥分离派和其他学派,因此,认主学得到了很大发展。后来的学者们都以艾氏的主张为依据,其影响十分深远。

当艾布.哈桑.艾施尔里派出现在伊拉克时,马脱里丁派出现于胡拉萨。马氏不断宣传艾氏的学说,也著了若干书籍驳斥其他学派。他俩人对认主学的主张是一致的,其分歧只是部分枝节问题。但是,马氏的主张不象艾氏一样得到很好的发展,只有胡拉萨和哈乃非派的部分人随从他。

分离派的代表人物是他们的祖师——瓦绥勒。他是一位大学者,是一位雄辩家,是再传弟子哈桑的得意门生,该派于再传弟子时代出现于巴索拉。当时哈桑在巴索拉讲学,后来为犯大罪者是否是穆民这一问题,师徒之间产生了分歧,他独创此一说:犯大罪者既非穆民,又非悖逆者,而介乎这两者之间。他自称为公正派,主张真主应当赏赐顺从者,惩罚犯罪者;又自称为认一派,主张真主不具无始的德性,反对一般圣门弟子所一致承认的若干信条。他脱离巴索拉人哈桑的讲座,所以哈桑说:瓦绥勒脱离我们了,故称为分离派。

(四)认主学的依据

认主学是最重要的学科,其依据必须是最有力的,其论证须要十分确凿。认主学的证据都是经典的明文,真主的存在及其德性都用经典的明文来证实;许多圣训也是认识真主的依据。《古兰经》第二章一六四节:“天地的创造,昼夜的往复,行驶于海洋中有利于人类的船舶。真主从天空降下的雨水,借它复活已枯死了的大地,播散各种牲畜,风的吹,云的流,这些都是认识真主的依据。”一个有理智的人,可以由自然现象中的精密组织,神奇秩序,瑰伟的造化,因果的关系,万物的原则和内含的基理,去认识真主,这才是最有力的依据。

(五)证物质的有始

物质是有始的。世界万物的有始已成定论,科学家和其他哲学家都承认这一事实,也证实了这一事实,我们无须多加解释。

如果有人说,宇宙万物是有始的,构成宇宙万物的是物质与能,而物质和能是无始的,亘古相合,永不分离,所谓能,就是原子的动。我们说这种说法值得怀疑,因为能与运动都是有始的。运动是一种偶性,即一种状态,状态不是永不消灭的,也不是原来就有的。运动和静止对立存在。运动就是同一事物在不同时间出现于不同的空间,即在不同的时间由这一状态迁移到另一状态。那么,在它未迁移之前肯定有起点,所以运动是有始的。运动是一种偶性,偶性不能自立,必须依赖于实体。没有实体,运动就无法表现。由于运动和实体不能相离,所以实体与有始的状态不能相离,则实体也必是有始的。

我们也可以用因果律来证明物质是有始的,因与果是同时存在的:若因是无始的,则果必随之而为无始,否则,必然导致有因而无果。反之,若因是有始的,则果也必随之而为有始。如果说物质与运动是无始的,而物质与运动又是宇宙万物的因,那么宇宙万物应该是无始的;但科学家说宇宙万物是有始的,这不正成了有因而无果吗?因此不可能成立。

我们推论的方式,概括起来是这样:

١、假若万物的因(物质和运动)是无始的,其所产生的万物也必是无始的;

٢、但是,万物是有始的,而不是无始的;

٣、产生万物的因不是无始的,那么,万物的因肯定不是无始的了。

(六)真主的必然存在

上面我们讨论了物质和运动是有始的,宇宙万物也有始。有始者的存在,必须要有一个使其有的原因,绝不可能自然而有。假若有人说,什么也没有的天空中,突然发现许多小黑点,然后这些小黑点迅速变大,成为铁块、钢材、车轴、轮胎等零件,而后自己装配成一辆汽车,掉在地上,无人驾驶而奔跑如飞,你能相信这话吗?谁也不会相信。因此,我们说,宇宙万物的存在,物质和运动的存在,不可能自然而有,必有一个创造者使其存在,这个创造者,就是我们所坚信的真主。凡有始者,本来是可以有,也可以无,其有与无完全相等,必须有一事物使它倾向于有的方面,否则,便是两等量无故不相等。假若有人说,他看见一架最精致、最准确的天秤,两个称盘的重量完全相等,正当称盘平衡时,右边的称盘忽然升高,左边的称盘忽然降低,发生这种现象时,没有什么东西使左边的称盘加重,既没有人力,也没有风力,更没有什么东西落在称盘里,这话合理吗?若认为不合理,我们就可以说“两等量不能无故不相等”这条原理,不但能运用于天平,也能运用于一切事物,无论具体或抽象。如果说某种自然现象突然发生,而无原因,这是不可能的。突然发生的事,即使我们不知道它的原因,实际上非有原因不可,非依定律不可。由此可见,两等量不能无故不相等,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这个定理证实了造物主的实有。

(七)真主的无始德性

真主具有无始的德性,因为他是必有者,必有者只能是元始的,其存在并无开端。假若真主有始,则其存在必须由另物产生,假若这另一物有始,那它必须又由另一物产生,这样推下去,就会导致无穷论证。无穷论证不可能,是荒谬的。凡招致无穷论证或循环论证的事物,都不可能。所以真主及其德性的有始也不可能。真主及其德性既然不可能有始,那就必然是无始的了。

我们认为,真主及其德性无始,无始必有其原因。这个原因,或为造物者本体,而造物者本来无始;或为他物,这样,造物者因为他物而为无始。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造物主是因为他物而为无始。假若认为造物主是因为他物而为无始,我们仍然可以问:此物是本来无始的呢,或是因为他物而为无始?这样类推,又产生了不合理的无穷论证。造物主的本体既然是其存在的原因,则造物主的存在,永不湮灭;否则,必导致有因而无果,这不合理。由此可以证明造物主是永远存在的。

(八)驳循环论证

循环论证不能成立,因为甲乙两物不能互为因果,所谓互为因果,就是说甲乙两物都先其因而存在。也就是说甲乙两物都先其自身而存在,这不合理,也不可能。张三是李四的因,李四又是张三的因,这合理吗?由此可知真主无始。假若认为物质的存在是依赖造物主而存在,造物主的存在又是依赖物质的存在,那么,物质的存在必先其存在之因而存在,这不可能。如果造物主依赖物质而存在,则造物主必有始;有始的事物,必须有一原因,这个原因不可能是有始的事物,也不可能是一部份可有的事物。因为事物不能为其自身的原因,更不可能为其原因的原因。

世界万有的原因,必须是一切可有的事物之外的当有者。所以循环论证不可能成立。

(九)驳无穷论证

认主学中关于驳斥无穷论证的证据很多,这里我们只引用一个简明而恰当的证据:

我们假设两条无穷长的铁链,假定从最后一环推至无穷为甲组,从最后一环之前的若干环推至无穷为乙组,然后我们将两组叠合起来,使甲组的第一环相对乙组的第一环,使甲组的第二环相对乙组的第二环,这样推下去,其结果必然是:乙组的环已推完,而甲组还剩许多环,这不符合假设。乙组的环既已推完,它就不可能是无穷的。这样,甲组的无穷也不可能,因为甲组比较乙组只能增加有限的数目。或者两组都相对地推不完,这也不合理,因为大小两数绝不相等,这是公理。

假若有人认为一和三是一样的,并无区别,那肯定不合理。因为我们说过,甲组的环是由最后一环推至无穷,乙组的环是从最后之前的若干环推至无穷,这两个数量不相同,甲组多于乙组,说两组都推不完,就是承认大小两数相等,这也不可能,所以无穷论证是不可能的。

既然无穷论证不可能,则物质必有始,凡有始的事物,必定有一个使其产生者,这就是我们所要证实的。

上面的推论,可用几个方面来归纳:

١、或者乙组的环已减完,而甲组的环未减完,这不合假设。

٢、或者两组同时减完,则无所谓无穷。

٣、或者两组环都减不完,则环多的甲组与环少的乙组相等,这不合理,因为大小两数绝不相等。因此,无穷论证是不合理的。

(十)认主独一

认主学中不但要坚信真主的必然存在及其无始的德性,并且要确认他的独一无二。

《古兰经》说:“你们的主宰是独一的真主,只有他才是应受崇拜的;他是大仁大慈的主。"

这是由断然的证据而证实造物主的独一。

为什么要说世界的创造者是独一的呢? 因为有一些相信二元论的偶像崇拜者,胡说世界的创造者,一个创好,一个创歹;或一个造光明,一个造黑暗。认为世界的创造者是独一的安拉的人们,一方面驳斥这些人的观点,另一方面说明独一无二只能用于造物主独一的本体。

证明真主独一的证据很多,我们只举出一个著名的证据,称为冲突的证据,或同阻的证据。

《古兰经》说:“假若天地间除真主外,还有许多主宰,天地必定毁坏了。”(٢١:٢٢)

经文证明,假使有多个主宰,彼此之间必然发生冲突。比如一个要张三在某天十二点死亡,另一个要叫他生存,命令死亡和生存都是可能的,都是造物者权力中的事,两个造物者都能与这件事发生关系,因为二者意欲之间并不冲突。如果两个意欲者之间有矛盾,究竟张三是死亡还是生存?若死亡与生存伺时发生,那是两种矛盾的事物同时发生,这是断然不可能的;若不同时发生,那么两个造物者必有一个是无能的。无能是有始的迹象,有需求的必要,没有资格为主宰。

为什么说造物者之为多数,世界就会紊乱呢? 因为两个造物者,或者合力创造,或彼此各自创造,或由其中之一创造,这三种假设都是谬妄的。如果需要通力合作,就说明二者都有无能之处。若彼此各自创造,那就必然产生两个结果。或者其中之一创造,那么两个力量相等的主宰,为什么只让一个创造呢?这是不合理的。世界因甲的创造而存在,因乙的创造又有一个独立的存在,则甲乙都未曾单独创造世界,因甲和乙的力量是互相依赖的,并非独立的创造者。非独立的创造者,决不能为造物主,因主宰必须有绝对的权威和完全的独断。两个造物者更不能先后创造世界,因为甲造物者创造后,世界已成立,已成就的东西,不可能使它再成就。二者也不可能分工合作,分工合作说明甲乙两个造物者都有无能之处,因为与甲的力量发生关系的,与乙的力量就不能发生关系,证明二者都是无能的。如果二者的意见分歧,一个要使世界存在,一个要使世界不存在,那么,二者的意志不能同时实现。只有意志实现者才能为主宰。

总之,无论甲乙两个造物者意见一致或分歧,世界的存在都不可能。

《古兰经》说:“除安拉外,假若天地间还有许多主宰,天地必定毁坏。”天地并没有毁坏,就足证造物主是独一的。

《古兰经》说:“安拉未曾收养任何儿子,也没有任何主宰与他同等,否则,每个主宰必占其所造的,他们也必优胜劣败。”(٢٣:٩١)这段经文说明主宰之有多数不可能。

(十一)安拉具备一切完善的德性

除了上面所讨论真主的独一和无始的德性外,他是全知的、全能的、全聪的、全明的、永生的、意欲的。造物主的这些德性不暇思索就可以肯定。创造这奇妙完美的宇宙,必定具备这些完美德性,否则,便不可能创造这奇妙的世界,便会产生残缺的德性。人们的理智绝不承认,造物者既然能创造听觉、视觉、言语等器官,而他是聋的、瞎的、哑的,这断然不合理。不过造物主的这些德性与人的德性名同而实异。

造物主的听觉不凭两耳,却是无始的本体所具有的德性,造物主籍这种德性而听无不聪;

造物主的视觉不借两眼,却是无始的本体所具有的德性,造物主籍这种德性而视无不明;

造物主的言语不假声音,却是无始的本体所具有的德性,造物主籍此德性而辞无不达;

造物主的其它德性,都是无始的本体所具有的德性。经典中有断然的证据提到造物主的这些德性。因此,我们应该依据经典的明文而确定这些无始的德性。

造物主是全知全能的,这个道理容易认知。假若一个发明家,根据几何学和机械学的原理,造出一台最巧妙、最精致的自动化机器,我们能说这位科学家无知无能,又聋又哑吗?更何况宇宙万有的精密创造!仅以人身内外五官的机密奥妙,人类就是研究到世尽,也难发现其中的全部奥秘。更何况宇宙万物,那更非人类知识能够达到的了。

我们不能想象,有任何物能造出与他一样完美,甚至比他更完美的东西。人为万物之灵,他能造出与自己一样的东西吗?尽管人能造出许多精巧的仪器,但这些东西只能按照人们的意志去机械地工作。无论科学如何进步,他绝不能造出比自己更完美的东西。

(十二)真主无始的德性

我们已证明真主具备一切完美的德性,这些德性依附于真主无始的本体。应该知道,德性不能自立,必须依附于本体。好象偶性依附于物体一样。真主的德性既依附于他无始的本体,则其德性也应当元始。因为有始的德性决不能依附于无始的本体,问题很简单,获得的德性决不可能无始,完美的德性决不可能是获得的,既不是获得的,那它就是必有的。

我们已经说过,真主的德性最完美,所以应该是必有。但这些德性不是因它物而为必有,是因真主的本体而为必有的。前面已经说过,德性不能自立,必须依附于本体,离开本体就不能想象德性的存在。真主的德性不是获得的,而是必有的,它依附于必有的本体。真主是无始的存在,其德性也必然是无始的存在。因此,必有者和他的德性都是无始的。

分离派不承认真主的无始德性。他们认为造物主的德性就是其本体,也就是说,造物主的本体就其与可知的事物发生关系而论,称为全知的;就其与可能的事物发生关系而论,称为全能的;其余的德性也作如此解释;由这种主张,不致于推出多数无始的本体和多数的无始者。我们认为,不可能的事是宇宙间有多数无始的、自立的本体,而宇宙间有一个无始的本体,又有若干无始的德性依附于他,这不是不可能的。如果某人是诗人、作家、音乐家、书法家,这怎么不可能呢?你能说他是四个人吗?

真主有若干无始的德性附于他的本体,怎么可以推出多数的本体呢?如果说造物主的德性就是其本体,那么知觉便是他的能力,便是他的生活,便是众生所崇拜的对象,这是不合理的。

分离派认为,确定真主的德性,就是破坏真主的独一,因为那些德性是在真主的本体之外的若干无始的实在,假若真主有若干无始的德性,那么,真主的无始也是有多数的,甚至本体的无始也是多数的,因为先贤们认为,必有者与无始者是两个同义词。后贤认为,本来必有者,是真主及其德性。所以《尔歌一德》的著者才说,那些德性,既非真主,又非他物。意思是,真主的德性,既非真主的本体,也非其本体之外的东西。宇宙间不可能的事,是有多数无始的、自立的本体,而不是有一个本体和多数德性,真主的德性既依附于他无始的本体,不能与本体分离,因此,不存在本来必有者是多数的。

(十三)真主的肯定德性

真主具备若干肯定的德性。

知觉是一种无始的德性,这种德性与可知的事物发生关系时,那些可知的事物便呈现出来。能力是一种无始的德性,这种德性与可能的事物发生关系时,便作用于那些可能的事物。生活是一种无始的德性,这种德性,能使知觉为正确的。听觉是一种无始的德性,能与可闻的事物发生关系。视觉是一种无始的德性,能与可见的事物发生关系。真主籍这两种德性而完全认知一切可闻和可见的事物,但不用想象和揣测的方法,也不需要感官的作用和光线空气的传达。听觉和视觉虽是无始的,但可闻的和可见的事物不必是无始的,正如知觉和能力是无始的,但可知和可能的事物不必是无始的,因为这些德性是与有始的事物发生关系的无始的德性。意志和意欲是两个同义字,其所表示的是有生活者所具有的一种德性。此种德性,指定两种可能的事物中的一种,在许多时间的某个时间发生,因为能力对于一切可能的事物和一切时间的关系是相等的。作为和创造是表示一种无始的德性,称为创造的德性。创造的意义是使不实在的东西变为实在的,供给、赋形、致生、致死、以及真主的其他一切作为,都是基于一种真实的、无始的、附于真主的本体的德性——创造的德性。言语是一种无始的德性,这种德性表达出来,便是由若干字母所配合,而称为《古兰经》的文章。因为凡属意欲、命令、禁止、叙述等,都需要运用言语或文字来表达。这些都是真主必有的德性。

(十四)真主的否定的德性

真主既具备了这些肯定的、无始的德性,当然要否定具有有始的德性:他不是偶性,不是物体,不是原子,不是有形象的,不是有界线的,不是可数的,不是有部分的,不是有分子的,不是若干分子组合的,不是穷尽的,不是可称为什么的,不是可称为怎样的,不住在任何空间的,不受时间的影响,任何物不象他。

造物主不是偶性,因偶性不能自立,必须一个实体支持它。凡依靠他物而本身不能自立的,都是可有可无的,凡可有可无的东西,都有始,都不能称为造物主。偶性不能长存,安拉是永存的。假使偶性能长存,那么,长存是附于偶性的一种意义(特性);而意义附于意义,这是不可能的。偶性依附于他物的意思是,偶性占据空间,需要实物的占据:偶性本身既不能单独占据空间,他物又怎能依附于它而占据空间呢?事物长存的意思是,事物继续存在而不消失。其存在的本质,就是依第二个时间而论的实在。根据这种论法,绝不能以偶性称述真主。

真主不是物体,因物体由分子组合,要占据空间;占据空间与组合,都是有始的迹象,所以真主不是物体。

真主不是基本粒子,基本粒子有两种解释,依认主学家的说法,基本粒子是不可再分的粒子,在空间占据地位,是物体的部分,被称为配物之本。安拉超乎这些特性,因占据需要空间,基本粒子需求与物质配合,安拉不沾染这种需求。依希腊哲学家的解释,基本粒子不依附于他物而存在,无论是抽象的,或在空间占据地位的,不过他们认为基本粒子是“可有”的事物。照这两种说法,安拉绝不是基本粒子。

真主不是有形象的,因形象是一种物体的特性,无论动物、植物和矿物都各有形象。有形象的事物,都各有界限,有界限就有形象。造物主没有界限,所以没有形象。

真主不是有界限的,有界限就有边际和终点,造物主无边际和终点。

真主不是可数的,凡可数的东西,就有数量可以计算。数量有相连的三度——长、宽、高,有分离的数目,如一、二、三、四,无论相连或分离的数量,都有始。

真主不是部份的,也不是有分子的,更不是组合的,因为部分,分子组合,都含有需求的意味,凡有需求的东西,都不是必有的,造物主不属于这些东西。不以什么称述真主,因为称为什么,意思就是问他与哪些事物同类,有哪些特征与其他同类相区别,如人类与其他动物的差别在于智慧。所以不能用什么来称述真主。

真主不住在任何空间,这是驳斥“目闪白”和“康拉敏”派,他们说:真主不住在任何空间,只在崇高的“宝座”(阿勒士)上。

(十五)从何证实真主所具有的德性

真主所具备的德性千真万确。宇宙万物的奇妙造化和各星球在其轨道上的运转,风向的转变,以及各种自然现象的千变万化,人体内外的各种器官和功能,这些无一件不证明真主具备伟大的德性。假若有一个工人能制造一种极简单的机器,然后能使这架机器变成千奇百怪的东西,或者制造一件机器,依着里面的法则,自动地变成精美的东西,人们必称他为有技能的人。比如一架时钟,里面的组织又精巧、又准确,统统都按照几何学与机械学的原理,我们必定相信那个工人有充分的知识和技能,才能创造出这精密的机器。《古兰经》召唤我们参悟大地的造化,风向的运转,航海的船舶……这些经文,无非是要人们去认识真主具备一切完美的德性。

动、植物的奇妙创造也能证明造物主所具备的这些德性。地上的植物,其形态与机能都令人十分诧异,最奇的要数植物的营养作用,植物吸收养料、水分和空气,以滋养其身体,养料、水分和空气,三者都是元生物,进了植物的组织以后,马上就变成有机物的生物,获得以前所没得的许多特性。我们常见的各种植物,形态和性质各不相同,植物的根、茎、叶、花、果、种、气味、颜色各不相同,种类之多无法统计,有木本的、有草本的、有春、夏、秋、冬各个季节生长的,有生长平原的、有生长山岳的、有赖雨水生活的、有需要灌溉的。植物的叶有长的、有圆的、有宽的、有窄的,还有其他,如颜色、气味、形态等,没有两种花的气味完全相同。各种果实的形状、体积、颜色、气味也各不相同。有大的、小的、长的、扁的、圆的,有红的、黄的、黑的、蓝的……有甜的、酸的、苦的。就颜色和气味而论,果皮与果肉不同,果肉又与种子不同,这些都是果实的特点。

植物学家研究植物的解剖,他们知道植物怎样发芽,怎样成长,雄蕊上的花粉,怎样传人雌蕊内的子房,他们又知道根、茎、叶、花、果、核各部的构成,机能的变化,以及植物的差别和分类。这都证明造物主的智慧与能力的精微与奥妙,许多植物学家都承认造物主的存在。

至于动物的内外五官,那更奇妙,更能证实造物主的全知、全能及其他德性。植物以无生物为养料,动物又把植物送进口中细细咀嚼与唾液混和,以便易于消化,由食管而达于胃肠,胃肠和小肠都有消化液,故能将食物完全消化,而携取其养分由乳糜管输人心脏中,与血液混合,然后分配于全身各部。一部份变成精液和卵子,阴阳性交后,精液与卵子结合,变成血块,然后变成肉团,然后逐渐变化,肢体和器官相继发生,以至完成,而有感觉和运动,然后从母腹出生,遂能自谋生活。天地间没有比创造人类的过程更奇妙的了,所以穆圣说:“谁能认识自身,便能认识真主。"

(十六)真主的意志是自由的

我们说宇宙万物的根源由造物主发出,是被创造的。这种创造是不自主的还是自由的呢?如果是不自主的,则造物主就没有意志与自由。若为意匠的,则造物主有意志与自由。物质决不是由造物主机械地发出,因为造物主是无始的。假若物质是由造物主机械地发出,那么,物质必为无始的,物质的变化也必为无始的。因为既没有意志与自由,则物质的变化必为机械的,它便不能与物质同时并存。但我们已证明物质和物质的变化都是有始的,所以物质不是造物主不自主机械地发出的。物质既不是机械地发出,那么,物质必定是依造物主的意志和自由发出的,其发出的时间是造物主指定的。由此可以证明造物主有意志自由。提出意志自由这个问题,是驳斥分离派,他们说:对行善者给予回赏,对作恶者加以惩罚,这是造物主的义务,造物主必得这样才能显示他的公正。这无异是限制造物主的自由,造物主不能不这样做,既然是义务就没有推卸的责任,所以提出这个问题驳斥这派人。造物主的意志是自由的,他要恩赏谁就恩赏谁,要惩罚谁就惩罚谁。他赐给谁幸福,那是他的恩德;他要惩罚谁,那是他的公道。怎么能将赏与惩的责任强加于真主呢?许多经文都证明真主是为所欲为的,不过真主的作为绝不亏枉任何人,因为他是最公道、最仁慈的。

(十七)《古兰经》是真主的言语

真主能操任何一种语言,这种语言是他的无始德性,真主籍这种德性而发布命令,展开叙述。我们何以知道言语是真主的德性呢?因为历代的先知一致承认真主能言,没有言语的德性,则发言不可能。

肯定言语的德性,是驳斥分离派的依据。分离派主张,真主能操一种言语,但那种言语附于他物,不是真主的德性。我们说,言语是真主无始的德性,因为有始者的偶性,绝不能附于真主的本体。他们所谓的“他物”,是指仙碑、天仙的传述和圣人的口述等。

安拉的言语不与字母声音同类。字母和声音都是有始的偶性,必须前一个字母消逝,后一个字母才能发出来,第一个字母尚未读完,绝不能读出第二个字母。这足以驳斥×××派和康拉敏派,他们主张,真主的言语是一种德性,与字母和声音同类,即认为字母声音是无始的。

附于安拉的本体的言语的德性,与缄默和谙哑相反。因为缄默是能言而不言,谙哑是欲言而不能言。其不能言的原因,是由于发音的器官不听指挥,或是天然的故障,如哑子,或是软弱无力的,如婴儿。

我们已经证明真主的言语是无始的,因此我们说“古兰经”是真主言语,不是真主所造的。先贤们曾说,“古兰经”是真主的言语,不是真主所造的。不能只说“古兰经”不是真主所造的,以免听者误会,以为由声音字母组合者是无始的,如×××派所主张的那样,那是由于他们的固执。

总结上面所讨论的内容,我们知道正统派的主张是,“古兰经"这个词,可以用来称述外在的言语,也可以称述内在的言语。“古兰经”就我们所诵读的文字和我们听到别人诵读的声音而论,是有始的,称为外在的言语;就其内在真实意义而论,是无始的,是真主的无始的言语,即内在的语言。

其实,我们和分离派争论的焦点只是肯定或否定内在的言语。我们并不主张词句和字母是无始的,我们只肯定内在的言语无始,先贤们一致承认真主能言。据连续的传述,历代的先知也说真主是能言的。除真主有言语的德性外,说真主是能言的这句话,毫无意义。内在的言语是确定的。分离派否认内在的言语,其推理是:“古兰经”具有所造物的特性和有始的标志,如被组合的,被降示的,为阿拉伯文的,为可听的,为超卓的。但他们的证据只能驳斥×××派,因为我们也主张组合是有始的,而我们所讨论的是无始的意义。

分离派大感疑惑的是,正统派承认“古兰经”是一个名词,其所指的就是那本经中的文章。由此,“古兰经"是我们的书所记载,我们的心所背记,我们的口所背诵读,我们的耳所听闻的,这些都是有始的标志。所以《尔歌一德》注者答复说:“古兰经"是我们的书本所记载的,是我们的心所背记的,是我们的口所诵读的,是我们的耳所听闻的,但内在的“古兰经"不寓于我们的书、心、口、耳之中。这说明了“古兰经”内在和外在的区别与联系。内在的“古兰经"是一种无始的德性,附于安拉的本体,我们所诵读和所听闻的,只是表示那种意义的文辞,我们所书写的,只是表示字母的许多文字。就如我们说:“火是燃烧的。”这句话可以用口说出,用笔写出来,但火的本质并非声音和字母,否则,岂不烧了我们的口和书。

从上面的答复中可以知道,每一事物都有若干存在:实际上的存在、意识中的存在、言语中的存在、文字上的存在。文字表示言语,言语表示观念,观念表示实体。如果我们以无始的必然性叙述“古兰经”而断言“古兰经”是真主的言语,则我们所指的是“古兰经”实际上的存在,称为内在的“古兰经”。若以所造物有始者的必然性叙述“古兰经”,则我们所指的是可读的、可听的“古兰经”,称为外在的“古兰经”。

(十八)前定与自由

这个问题有三种不同的主张:正统派主张真主是人类一切行为的创造者,同时人类有自由选择的能力;分离派主张人类是自己行为的创造者;宿命派主张,人类绝对没有自由的行为。

正统派用下述理由说明真主是人类一切行为的创造者,假若人是自己行为的创造者,他必定知道自己行为的详细情况,因为依照自己的能力和意志而创造某种事物,非彻知那种事物的情况不可。但人类无法知道他自己行为的详细情形。《古兰经》说:“真主创造你们,和你们的行为。"(٣٧:٩٦)。又说:“难道造物主同不能创造的[偶像]是一样的吗?你们怎么不记取教诲呢?”(١٦:١٧)。宿命派说,人类绝对没有自己的行为,人类的运动等于元生物的运动,人类没有能力,意志和自由。我们说,这是不合理的,因为我们有意志自主的运动和战栗的运动;前者是随意的,后者不是随意的。假若人类绝对没有自由行为,则人类可以不守礼教,不受赏罚,而一切有意志的行为,如礼拜、斋戒、书写等,都不可依本义而归人类。经典中有许多断然的明文,都否定这种结论。《古兰经》说:“……这是为了报酬他们的行为”(٤٦:١٤)。又说:“谁愿意信道,就让他信道;谁不愿意信道,就让他不信”(١٨:٢٩)。所以我们说:安拉是人类一切行为的创造者,无论正信、迷信、服从、悖逆,一切都是由于真主的意志、判断、前定、划分。人类因为这些自由的行为而受赏罚。善行是真主所喜的,恶行是他所不喜的,前定与自由紧密结合。不能离开前定论自由,如分离派所主张的。不要自由,只论前定也不行,如宿命派的主张。我们应当这样说,真主是人类一切行为的创造者,人类是自己行为的营a谋者,也就是说,人的能力与意志和自己的行为有关系,当人们欲干某件事,并谋求施于能力时,真主为他创造了这一行为,这就是前定和自由的关系。

(十九)、全美的信仰

信真主、信天仙、信经典、信万圣、信后世、信前定,这是每个穆民必须虔信的六大信条,对其中任何一条加以怀疑,信仰都不完美,甚至是悖逆。我们已经将信真主讲述完毕,下面将逐一讲述其它五条:

第二、信天仙。天仙是真主的奴仆,他们遵行真主的命令,他们没有男女之分。

第三、信天经。除《古兰经》外,真主曾将许多经典降示给众使者,他曾在那些经典中说明他的命令和禁令,许约和警告。一切天经都是真主的言辞。真主的言辞是单纯的,是一致的。繁复和差别,只在所诵和所闻的文辞中。就这一点而论,最尊贵的经典是《古兰经》,其次是《讨拉特》,再次是《引支勒》,再其次是《宰布尔》。一切经典都因《古兰经》而废除。我们不必诵读那些经典,不必抄写它,也不必遵守其中一部分的律例。

第四、信万圣。真主所派遣的圣人很多,有些圣训提到过万圣的总数,但《尔歌一德》说,最好不要确定总数,以免将不是先知的当先知,或将先知不当作先知。所有的先知都是替真主传达命令的,诚实的,忠心的。最尊贵的先知是穆罕默德。民族的优秀,是由于我们在宗教方面的完美;宗教的完美是因为我们所追随的先知穆罕默德的完美。

第五、信后世。伊斯兰教不信转生说,也不信墟死后,精神也随之消失。我们的信仰是,有今生,必有后世,精神不会消失;今生的灭亡,是后世的初兴,今生的终极,正是后世的开端,今生为因,后世为果。后世将按今生的行为论赏罚,后世是永生不灭的。介乎今生后世之间有一小段距离就是坟坑的日子,全体不信道者和一部分信道而悖逆者要在坟坑中受罚,信道而且顺服者将在坟坑中受恩,孟克尔和奈克尔二天仙将要在坟中审问这类人,这三件都是依经典的证据而确定的。后世来临时,真主将复活人类,使每个人尸体的各个原始部分集合,而让精神复返于肉体,然后使他们由坟中走出来。至圣说:真主将亲近信士而加以庇护,并对他说,你知道某件罪过吗?你知道某件罪过吗?他说,是的,我的养主啊!真主要使他招认他所犯的一切罪过,使他感觉自己是罪不容赦的,然后真主说,我在尘世曾替你遮蔽这些罪恶,现在我赦宥你了,然后,他接受他的善功的簿子。至于不信者和伪信者,则或者当众宣布他们的罪状,说这些人曾诬蔑他们的养主。诚然,真主的弃绝是加于不义者的。然后,信士将永居天园之中,非信士将永居火狱之中。

第六、信前定。我们必须相信,真主是人类一切行为的创造者,无论正信、迷信、服从、悖逆,一切都是由于真主的意志而判断、前定、划分,但是人类是自己行为的营谋者。当人欲干某事,并拟施于能力时,真主为其创造了这种能力。

以上讲的就是六大信条中的其它五条:信天仙、信经典、信万圣、信后世、信前定。这是全美的信仰所不可或缺的条件。

一切赞美全归真主-諸世界的化育主!

 



1